您的位置 : Home > 女生频道 > 古代言情 > 重生娇娇:侯门毒妻虐渣忙
重生娇娇:侯门毒妻虐渣忙

重生娇娇:侯门毒妻虐渣忙 林苗周 著

连载中 裴弦姝陆南风 侯门 重生 虐渣 毒妻

更新时间:2023-03-21 13:21:20
前世,娇宠嫡女裴弦姝惨遭夫君与庶妹背叛,失了母亲,残了父亲,自己也因不愿委身杀手而在大火中自戕。一朝重生,却发现倾心之人陆南风,竟是那日险些污了她身子的杀手?一场坦白局后,她才得知被追杀的真正缘由,而眼前的男人竟也随她自火中重生!此后二人联手,斗渣妹,虐前夫、佑父母、护家宅、搞事业、平叛乱。娇娇女名...
展开全部
推荐指数:
在线阅读
章节预览

第20章

“琼儿,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湖阳面上忧虑渐重。

“我,我......”姚思琼支支吾吾。

湖阳公主见女儿似有难言之隐,便叫那侍女禀退了众人,只留下弦姝母女二人和张太医。

“琼儿,不怕,这下可否告诉阿娘了?”湖阳安慰着女儿道。

姚思琼点点头,开口道:“今日在学堂上,我看到那苏,苏家三郎,他竟然在吃异物,甚是可怖。”

此时除了弦姝,屋里的人面色都有些难看,连带那杀人不眨眼的侍女眼里都透出点不可置信。

“是那顺平侯府苏家三郎?这怎么可能?你,你莫不是伤着脑袋了?”湖阳以为女儿尚未清醒,担忧道。

“阿娘这是何话!今儿个小考,他就坐我边上,裴二姑娘可以作证。”姚思琼见母亲不信,有些不悦。

“回公主,那苏家三郎确是坐在四姑娘旁边。”弦姝答道。

湖阳听闻确有此事,便开口道:“我素闻苏家三郎才情横绝、风雅得紧,怎会做出此等怪事?”

此时一直未吭声的张太医,开了腔道:“这蚯蚓,又名地龙,乃是绝佳的药材,多用于高热惊痫、肺热哮喘之症。”

“张太医的意思是,这苏三公子或有惊痫和喘症?”湖阳公主问道。

张太医摇摇头:“可我从未听闻有人用生食之法来治疗此二种病症。依在下之见,这苏三公子,或许是有更严重的隐疾啊,不然怎会在大庭广众之下,用如此暴戾之法服药?”

“兴许他,就是有此等怪癖呢?阿娘,若不是他今日所为,我怎会突发心疾?真是可恶之极!”姚思琼气道。

“我竟未料到,他是这般人。前几日他外祖父和母亲虞氏才来过府上,将那好孙儿一通夸,似是有意与我府上联姻。他外祖父致仕前,曾官拜宰相,在朝中颇有些贤名,人脉又广,只言孙儿在他膝下长大,学问人品都是手把手地教......”湖阳公主唉声叹气,不愿再说。

“联姻?与何人联姻?莫不是我?”姚思琼惊得从床榻上坐起,家中嫡女只剩她还未出阁了。

湖阳公主点点头。

姚思琼却直摇头。

一直沉默不语的弦姝,这时才了然,原来苏家并不是只属意她一人,这姚四姑娘之尊贵,她也比不得。

“兴许是误会呢?公主何不派人去查查此事?”似乎见自家主子对这即将泡汤的婚事甚是惋惜,一旁的侍女突然出起了主意。

弦姝闻言大惊,倘若真细查,恐怕连带着连她和陆南风都得遭殃。

他们那点伎俩,瞒得过十几岁的苏凌煜,却肯定瞒不过这权势滔天的湖阳公主与显国公府。

弦姝沉思片刻,缓缓开口道:“禀公主,这其中缘由,我略知一二。”

郡主大娘子闻言,不免心惊,自己这小姑娘,何故要掺和进来,难道是要替那苏凌煜说话?

湖阳公主看向弦姝,示意她继续说。

“我与苏家三郎从小便认识,自幼在一块儿玩,对他也算了解。”弦姝道。

郡主大娘子闻言附和,看来她猜得没错,弦姝是要为苏家公子出头。

“他打小身子便不太康健,总是玩到一半,就嚷着要回家。”弦姝继续道。

这下郡主大娘子满是疑惑,苏家公子从小便爱缠着自家女儿,总是撵也撵不回去,怎会自己嚷着回家?

“我记着有那么一次,也是像今日这般,雨后初晴。我们二人便跑去那草垛抓虫子玩儿。我小时候淘得很,最喜欢那些个玩意,便抓了条蚯蚓去吓那苏家三郎。结果,他一把夺过跑开了。”弦姝似真似假地讲述着。

“然...然后呢?”姚家四姑娘追问。

“他回来时,我并未见着那东西了,当时只想他是害怕扔掉了,现下想来,那日他嘴角似乎沾着些泥污,怕不是自那时起就......”弦姝捂着个嘴,眼里尽是害怕,不再说下去。

“若真如你所说,苏家三郎有这怪癖已久,可你并未亲眼看到,儿时贪玩弄得满脸泥污也寻常,怎就能笃定这事呢?”湖阳公主将信将疑。

“若只是儿时之事,我怎敢轻易禀了公主,今日去学堂,那苏家三郎一遍又一遍地跑去茅房解手,甚是奇怪...公主,是我冒犯了...”弦姝言罢,又假意慌张,谈及这等子事,恐污了公主耳朵。

“无妨,继续说下去。”湖阳公主示意道。

“我便问了他义兄,他只答自己这义弟平日里也这般模样。每每此时,面上还带着些许不痛快,似乎是身体极为不适呢。”弦姝这才开口道。

“张太医,你可知这是何故?”湖阳公主闻言看向一旁的张太医。

“这,这,这一帮小姐夫人,在下实不好开口啊。”张太医言语间似有犹疑。

“公主问话,你只管答便是了。”旁边的侍女语气冰冷。

“是,是。按裴二姑娘的描述,这苏三公子,如厕如此频繁,恐是肾虚精亏之症...在下从前确在古籍上见过,有人服食那地龙来治此症。不过一般皆是炮制药酒,定时服下,从未见过苏三公子这等方法,怕是......”张太医又开始犹豫。

“你就别卖关子了,再这般畏畏缩缩,自去领罚。”湖阳公主气恼道。

“苏三公子自幼便生服此物,怕是普通的药酒已无甚作用,另寻了那旁门左道的偏方。依在下之见,苏三公子,恐是那天阉之人了。”张太医一骨碌说出心中所想。

“何为天阉之人?”姚四姑娘不解道。

“禀四姑娘,这类人便是与宫里的太监无异了。”张太医不敢不答。

姚四姑娘闻言又惊又羞,赶忙用被子蒙起头,不再言语。

弦姝也装模作样地掏出帕子捂住脸,心里却道,好一个张太医,这样的隐疾都被你瞧出来了。

苏凌煜硬生生成了个空虚公子,这回可是真抬不起头了。

“好我的琼儿,我原道今日是你之劫难,现在看来真是福气了。清宁郡主、裴二姑娘,真是要多谢二位相助了。”湖阳公主放下身段,拉起弦姝的手道。

弦姝听出,这才是湖阳公主肺腑之言,便也安心许多。

“我原以为,今日琼儿心疾之事传出,与那苏家的联姻必是作不得数了。谁知峰回路转,却瞧出那苏家三郎有这等隐疾,真是悬崖勒马啊。”湖阳公主继续道。

弦姝这才反应过来,为何这湖阳公主会在自家府里当众仗杀那丫鬟,原是找了人泄气,好给正国公府难堪。

她也才了然,上辈子苏凌煜没能与显国公府联姻,恐怕是那虞氏早打探好了消息,知道了姚四姑娘的心疾,这才转而求娶她。

这世上果然没有不透风的墙。

弦姝看此事已了结得差不多,便放心地对湖阳公主道:“现下事情的原委都弄清楚了,我与母亲便也不再叨扰,姚四姑娘尽可放心在这里休养。”

“劳二位费心了,再过一会儿,我们便要打道回府。你们自忙自的去吧。”湖阳公主的态度软了不少,对弦姝母女也愈发客气起来。

郡主大娘子闻言也起身别过,拉着弦姝离开了。

两人不紧不慢地往外走着。

弦姝挽着母亲,捏捏她的手臂,示意她安心。

刚刚那施了酷刑的地方,早被打扫得干干净净。

门外小丫鬟的尸体,也早已收拾妥当。

似乎一切从未发生过一样。

唯见在门口等候多时的曼儿,泪水涟涟,似是为这苦命的女孩哀悼。

章节目录
猜你喜欢
  1. 侯门小说
  2. 重生小说
  3. 虐渣小说
  4. 毒妻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