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Home > 女生频道 > 现代言情 > 蒋云初秦少沭
蒋云初秦少沭

蒋云初秦少沭 蒋云初 著

连载中 蒋云初秦少沭 秦少

更新时间:2023-03-31 16:21:10
夏情学舞多年,主要涉及的两个舞种,一个是古典舞,一个是现代芭蕾,她去巴黎这几年主修就是这个。蒋云初觉得自己怎么躲,都躲不开四面八方涌来的关于夏情的消息,以至于她中午没忍住,给秦少沭发了一个微信。蒋云初:吃饭没?半个小时后,他才回复。秦少沭:吃了,怎么?蒋云初:你想我吗。...
展开全部
推荐指数:
在线阅读
章节预览

挂了电话,李秘书看了眼身后的棕色大门,十来分钟后,门被人拉开,一行人从里面走出来,秦少沭拿着手机,黑色衬衫微微解开了两颗钮扣,他看向李秘书,“餐厅订了吗?”

李秘书立即回神,上前,“订了订了,傅总跟萧总也已经到了。”

秦少沭点了点头,“闻泽厉来了没?”

“也到了。”

秦少沭嗯了一声,老爷子让他带着闻泽厉一起,怕的就是闻家硕大的家业后继无人。秦少沭倒是愿意带,只是闻泽辛...他眼眸深了几分。李秘书看他的表情,有点不敢上前,秦少沭眼眸睨了他一眼。

李秘书精神打了起来,走上前,斟酌了一下,低声道:“蒋云初小姐刚刚来电,她说晚上做了你喜欢吃的菜。”

秦少沭挑眉。

随即,他道:“知道了。”

他连手机都没看,直接朝门口走去。李秘书见状,呼了一声,跟上,秦少沭的手机紧跟着响了下,这次是一条微信。

他随意滑开。

夏情:邀请卡放前台了。

秦少沭看了并没有回,只是屏幕又暗灭了。随后继续大步地往前走,绕出大柱子后,秦少沭对李秘书说:“去前台,把邀请卡拿了。”

李秘书一顿,立即哎了一声,转身走回前台,从前台小妹手里接过邀请卡,他看着邀请卡上的时间。

又想到刚刚闻先生手机里的微信。

李秘书突然为蒋云初小姐感到担忧。

*

晚上有两道菜,还是专门为秦少沭做的,哪怕他没回来。吃过饭,蒋云初跟张姐摸摸搜搜地搞了下卫生。

接着,她在沙发上继续绣清明上河图,张姐走过来,看了一眼,说道:“蒋云初啊,你太有耐心了,这得绣到什么时候啊。”

蒋云初笑道:“绣这个能静心。”

“也就你坐得住,不过等绣好了,得找个地方挂起来。你觉得三楼的客厅怎么样?”张姐摸了下线,感叹这么多颜色,蒋云初的耐心真是足哦。

蒋云初:“你看着办吧。”

张姐:“那过两天我收拾下三楼,就等你的图了。”

“好。”

张姐又呆了一会儿,随后才离开了主楼,她呆这一会儿也主要是想陪陪蒋云初,毕竟这么大的房子,蒋云初一个人待着怕她怕。张姐走后,蒋云初又低头绣了一会儿,放在手边的手机滴滴地响起,闪着亮光。

在略微昏暗的客厅,极其明显。

蒋云初从绣中抬起头,扫了一眼,竟是剧团的总群,她们在说开始了开始了。蒋云初拧眉,点开微信群,看看什么开始。就见群里有组员发了京市电视台的舞蹈栏目,蒋云初反应过来,今晚竟是夏情回国的首次表演。

她要跳她学到的现代芭蕾。

她一顿。

姜云发微信给她:蒋云初,你有没有打算看你姐姐的舞蹈。

蒋云初抬眼,看向正中间的电视,她偶尔也会跟秦少沭在客厅里看电视,虽然看得比较少。她拿起一旁的遥控,挣扎许久,终于还是点开了。她想看,她想看看如今,夏情的舞蹈到什么地步了。

学无止境。

她要勇敢面对。

屏幕一亮,蒋云初调到舞蹈栏目,她给姜云回复,说:“我正在看。”

姜云:“还有两个节目就到了,黄金时段啊。”

蒋云初便没回了,黄金时段会有多少人看,不言而喻。她正发着呆,突地,心跳了下,她看向手机。

手机屏幕还有很多群里的信息一直跳出来。

淹没了整个屏幕。

而秦少沭呢。

他会在看吗?

蒋云初拿过手机,咬着下唇,拨打了李秘书的电话。

响了三秒。

李秘书接了起来,“你好,蒋云初小姐。”

蒋云初:“李秘书,他在干嘛?什么时候回家?”

李秘书一顿,“蒋云初小姐,闻先生之前说了,他忙完就...”

“我想知道,他现在在干嘛?”

李秘书:“.....”

蒋云初:“我只想知道,他现在在干嘛?我需不需要等他。”

听到这话,李秘书叹口气,“蒋云初小姐,不用等,闻先生他心里有数,今晚这通电话,我就当没接到。”

蒋云初指尖泛白,而耳朵边的手机震得她拿不住,剧团的微信群信息太多。她不得不把手机拿开了点儿。

就见秦丽子发了一条信息,是震惊的那种。

秦丽子:秦少沭,秦少沭来了,来了现场。

蒋云初愣愣地看着这条信息。

李秘书那边喊了几声蒋云初小姐,蒋云初小姐。蒋云初直接挂断了,她点开了剧团的聊天群。

B组阿琳:真的假的?他真的去了?

林媛:真的。

秦丽子:天呐,紧张。

B组岁岁:你拍个相片看看啊。

秦丽子:等一下等一下,姐妹们,祝福我们。

A组秦鸢:加油,祝福。

B组阿琳:他是去看夏情姐的吧,又不是看你们。

蒋云初看到这条信息,刷地把手机拿开,她呆呆地看着电视屏幕,屏幕里是另外一个女舞者在跳舞,还没轮到夏情等人,手机屏幕又响,秦丽子发了一个很模糊的视频,视频里高大的男人嘴里叼着烟隐约从车里下来。

他指尖扣着黑色领口。

然后屏幕就黑了,视频很短,最多四秒左右。

作者有话说:

在铺垫了,宝贝们。么么哒,这章继续100个红包,明天见哈。感谢在2022-05-2016:33:13~2022-05-2116:41:0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~

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:鹿搖瑶、苏好周扬、昭盏屿鹤1个;

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:爱吃炸鸡排89瓶;薄总10瓶;三小吉6瓶;suncaiwei-i7、NG、大佬5瓶;DDDD、wdlien、Koi2瓶;绝世最靓、沫沫壳、沉沉欲橙橙、木由一个柚呀~、豆浆喝多了、二狗,你好、又谢随风去1瓶;

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第9章

微信信息不停地刷新,蒋云初在黑暗中坐了一会儿,几秒后,她刷地起身,抄起手机,一边往外跑,一边给陈静打电话。

陈静接起来:“蒋云初,晚上好。”

蒋云初:“你在哪儿?我想见你。”

陈静听出她语气中的急切,说道:“我正好下班,你等会儿,我现在开车过去....”

“不,去市里电视台。”

陈静一顿,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,她说:“好,电视台见。”

蒋云初:“你帮我要一张邀请卡。”

陈静:“好。”

十分钟后,蒋云初素面朝天地抱着手臂站在演播厅的入口,陈静匆匆地车里下来,走近了看到她这样,愣了下,“你穿着家居服就出来了?”

蒋云初没应,只问:“邀请卡拿到了吗?”

陈静紧捏着手里的信封,说道:“拿是拿到了,但你确定真的要进去?”

蒋云初伸手,“确定。”

陈静顿时很心疼她,她把信封递给她,看着她白皙泛白地接过,她还是说道:“你姐姐向来好强,她这次其实是提前回来,她学业还有三个月的,她或许....”

或许真是冲着秦少沭回来的。

蒋云初没等她说完,她说:“我知道”

陈静闭了嘴。

几秒后,她又接着道:“其实只是看场表演,蒋云初,你...不要想太多。”

这话安慰得过分苍白。陈静都觉得自己该闭嘴了,蒋云初扯唇笑了笑,说道:“谢谢你帮我弄的邀请卡。”

说完,她就走上前,把卡递给门卫,门卫检过之后,她接过来,走了进去。走道挺黑,只有小小的投射灯亮着,嘉宾座位没有坐满,错开了来坐,蒋云初一眼看到正中间坐着的男人,黑色衬衫,手肘支着扶手,偏头正在跟人谈话。

骨节分明的手指虚虚地垂着,袖口的黑曜石钮扣闪着光。

蒋云初拳头紧了紧,她弯腰走过去,在最后一排坐下,这一排没人,只有她一个,她就靠着椅背,安静地坐着。

节目结束,主持人上台,说了一些气氛话,随后介绍下一个节目,现代芭蕾《玫瑰束缚》,接着台上灯光暗了一些,夏情穿着黑色短裤跟紧身上衣走上台,身后跟着林媛,秦丽子,她们一上台。

台下谈话的声音小了很多,目光全专注地看了过去。

夏情身材向来高挑,腿很长,身材比例完美,站哪儿都很耀眼。

蒋云初下意识地看向那个男人,隔着远,但他抬了一下头,似跟舞台上的夏情对视了一下。蒋云初顿时想把脚抱到膝盖上,她坐直了身子。看向舞台,音乐声响起,灯光一下子暗下来,随后突然啪地一声亮起来。

夏情开始跳起来。

这支舞蹈跟歌曲一样,是浓烈的情感表达,夏情两手抱着手臂,转了好几个圈,那像挣扎着要挣脱束缚一样,现代芭蕾是新式舞蹈,看得懂的人甚少,但是舞者一旦跳好了,感染到别人,哪怕这是大家所不熟悉的舞种,也会被深深地感染到。夏情就很好地跳出了这个情感,全场安静无声,没有人挪开视线。

蒋云初心里是震撼的。

出去学习,再回来,夏情又越过了一个新的顶峰。她脸色有些苍白,眼神挪过去,看着秦少沭,秦少沭修长的指尖点了点扶手,眼睛是看着舞台的。他是专注在看夏情对吗。

蒋云初突然从椅子上起身,离开了座位,匆匆地从后门走了出去。门外的新鲜空气让蒋云初松一口气,她低下头走下台阶,就看到陈静从车里下来,蒋云初一顿,她问:“你怎么还没走?”

陈静拨弄了下卷发,把咖啡递给她,说:“准备走,没想到你会突然出来。”

蒋云初脸色还是白的。

她接过咖啡,说:“他在里面,最前面的座位。”

陈静沉默。

以前在学校里夏情表演时,秦少沭确实都坐最前面,当然偶尔也会跟一群男生坐在最后面,但一定是正中间的位置。但这些话,她不好跟蒋云初说,蒋云初看着她的神情,问道:“以前是不是都这样?”

陈静愣了一下,随即有些惊讶蒋云初的敏感。

蒋云初喝一口咖啡,苦涩的味道让她更加难受,她说:“是不是她在跳,他在看。”

陈静又沉默了。

蒋云初朝大路走去,说:“可他上次没来看我的青蛇。”

陈静急忙拉着她的手臂,说道:“他上次不是塞车吗?那天机场那条路出了车祸,他也赶回来了。”

蒋云初转头看向陈静,“错过了,就是错过了。”

陈静喉咙一梗。

她说:“走吧,我开车送你回去。”

她怕蒋云初出事,赶紧拉着她,蒋云初没拒绝,跟着她走向车子,坐进去后,陈静准备启动车子,蒋云初突然道:“找个地方坐坐吧,我现在不想回去。”

陈静:“好。”

*

别墅区的小区大门缓缓敞开,站边上的物业管家戴着白色手套敬了一个礼,黑色奔驰开了进去,车窗暗着,看不到里面的情形。车子抵达门口,停下,几秒后,车门打开,秦少沭从车里下来,他手臂搭着外套,解了点儿领带,走进别墅。

小客厅亮着灯,他将外套随手搭在椅背上,眼眸看向小客厅。

小客厅没人,落地窗半开,沙发上扔着绣到一半的清明上河图,黑色遥控器调在地上。

她人呢?

秦少沭微微眯眼,他走过去将遥控器捡起来,扔在茶几上,扫了眼清明上河图,他抬眼看向二楼,继而走向二楼。

楼梯的灯昏暗,秦少沭推门进了主卧室,主卧室飘着淡淡的沐浴香味,但依旧没人,秦少沭把领带扔在换洗篮里,扫了眼浴室,确定她确实不在家了。

他微微拧眉,随后进了衣帽间,取下腕表,拿了家居服转身进了浴室。二十分钟后,秦少沭从浴室出来,他擦着头发,下巴跟领口肌肤还沾着水珠,他走到床头柜旁,点燃了檀香,接着离开了主卧室,去了书房。

这个点不算晚。

又半个多小时过去,秦少沭推开笔记本,指尖捏着眉心,他站起身,下楼,小客厅还是刚才那样。

秦少沭下颌紧了几分,他拆了块口香糖吃,随后走到小客厅,拉开窗帘,拿了手机,拨打了蒋云初的电话。

通了几秒。

正等那边接呢。

对方却挂了,秦少沭沉眸,再次拨打过去,正接通中,一辆白色的宝马缓缓停在大门口。车门打开,蒋云初走下车,有些许的风,吹乱了她头发,她拨弄开,露出白皙的脸。秦少沭不动声色地看着那辆车的车牌号。

认出那是陈静的,他便收回了视线,放下窗帘,顺便挂断刚打出去的号码,他手插着裤袋,咀嚼着口香糖,看着门口。

蒋云初揉揉额头,走进去,一拐弯,对上了秦少沭的眼眸。

夜晚,男人的眼眸深不见底。她顿了顿,语气很淡地问道:“你回来了。”

秦少沭拿了指尖将口香糖吐出来,扔在垃圾桶里,随后朝她走来:“去哪儿?穿这样?”

蒋云初低头,看了眼身上的家居服,她再抬眼,眼眸深处流动着些许的情绪,道:“跟陈静出去走走,喝了两杯酒。”

秦少沭垂眸看她,伸手勾她凌乱的头发,“是吗?”

下一秒,把她下巴抬起来。

蒋云初抿紧唇,有几分犟地看着他。

秦少沭看她唇白,脸也白,拧了眉心,“中秋过后天气渐凉,你还敢穿这样出去?”

蒋云初没应。

但天气确实有些冷,在那长廊酒吧坐着的时候,杯中酒冷,她人也冷,陈静车里没多余的外套,最后只能选择回来,只是冷风把她的头脑吹得更加清醒而已。她动了动下巴,想要躲开他的禁/锢。

秦少沭倒是松了手,随后弯腰把她拦腰抱起来,“再洗个热水澡。”

说完,大步地上了楼梯。楼梯灯投射下来,秦少沭垂眸,眼底带着几分探究,蒋云初下意识地移开了视线。

被扔进浴缸后,蒋云初整个人缩进去,暖暖的热水把她包围。泡了十来分钟后,她才起身,重新穿上干爽的衣服,她赤脚走出浴室,秦少沭坐在沙发上,翻着杂志,他抬眼,看向她,“桌上有热牛奶,喝下去,暖暖胃。”

蒋云初看一眼茶几上的热牛奶,端起来,听见门口有脚步声,应该是张姐。他还让张姐过来给她热牛奶。

蒋云初喝完牛奶,看着他。

秦少沭翻着杂志呢,被她一看,他合上了,掀起眼眸,看她几秒,随即起身,走过去把她抱起来,说道:“睡觉。”

人被他扔上床,头发散了一床。秦少沭躺下,把她往怀里拉,蒋云初趴他肩膀上,闭上了眼。秦少沭大手入了她长发,顺了几下,他嗓音很低,“今晚你很安静。”

蒋云初嗯了一声。

秦少沭却没再说了,大手顺着,蒋云初渐渐地睡了过去。

*

隔天一早,他不在身边。蒋云初抓了抓头发,靠在床头,拿过手机。

陈静:没受凉吧?

蒋云初:没有。

陈静:好。

放下手机后,蒋云初去洗漱,穿戴整齐下楼,张姐接过她递来的牛奶杯,顺便抬手探了下她额头的温度。

“天气要冷了,出门多穿点啊。”

蒋云初微微一笑,“好。”

“快吃吧,先生在车里等你。”张姐努努嘴,蒋云初应了声,看了眼门外的车,随后开始吃早餐。

吃完早餐。

陈叔给蒋云初拉开车门,蒋云初看了眼秦少沭,弯腰坐了进去。秦少沭翻着报纸,没有抬头,领口微敞。

黑色奔驰在七点半左右抵达剧团,蒋云初拎了包下车。今天这个点,进剧团的人很多,全看着这儿。

蒋云初关上车门,便看到夏情也走上台阶,她看着眼这边,目光隐晦地扫向蒋云初身后的黑色轿车。

蒋云初余光扫眼车窗。

车窗贴了膜,看不到里头,他估计还在看报纸。

蒋云初深吸一口气,踩着高跟鞋,走上台阶。

“妹妹,早啊。”夏情笑着打招呼,她在打招呼时,余光看向了那辆奔驰,奔驰在蒋云初下车没几秒,便启动,缓缓开走。

夏情这才收回视线,定睛看着蒋云初。

蒋云初:“早,姐姐。”

她点头打完招呼,便走进大堂。

她在前。

夏情在后,两个人一进门,大堂里的舞蹈生都下意识地安静下来,全都若有若无地看着这对姐妹。

姜云拎着早餐上前挽住蒋云初的手臂,“吃早餐没?”

“吃了。”蒋云初应了声,眼看电梯门开,两个人准备进电梯,结果电梯里是秦丽子跟林媛,秦丽子看到蒋云初,顿时一笑,道:“我记得你上次中秋节跳《青蛇》,秦少沭学长都没赶到现场对吧?但昨晚,秦少沭学长去了电视台,看夏情姐跳《束缚》。”

本来就暗涌的大堂,瞬间跟按了暂停键一般。

作者有话说:

有小可爱说要上学了,我已经写完,就提前更吧。这章继续100个红包。明天见,么么哒。感谢在2022-05-2116:41:08~2022-05-2215:27:3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~

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:Ronronner1个;

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:三小吉、鹿搖瑶、苏好周扬、昭盏屿鹤1个;

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:?辰咩咩.?50瓶;心生欢喜29瓶;Ronronner、烫啊烫的小呗、菲菲10瓶;日光下鲤鱼、方糖儿块、xi8瓶;NG、大佬、长期书虫5瓶;akili梨、小时3瓶;大象小恐龙、forgettable、DDDD、阿讌2瓶;HOOOOZKL、又谢随风去、二狗,你好、沫沫壳、听南、深陷蓝玫瑰、呢喃笨笨、芋头西兰花、豆浆喝多了、7777771瓶;

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第10章

姜云赶紧看向蒋云初。蒋云初紧拎着小包,那一瞬间,她觉得四面八方涌过来的视线,都带着嘲笑。

她张了张嘴,想说秦少沭去电视台是不是看夏情还不一定呢。

但她说不出口。

她强作镇定,道:“为什么你那么关心我跟秦少沭的事情?”

这是她第一次出口反击。

秦丽子没料到,她笑起来,抱着手臂道:“为什么?你不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吗?”

蒋云初没应。

姜云看着蒋云初苍白的脸,赶紧拉着她往旁边的电梯走去。挡着电梯的人看她们过来,立即散开,姜云拉着蒋云初进了电梯,其他人也没敢上了。

夏情听到这边的争执,走过来,喊了一声秦丽子,我警告过你吧。秦丽子立即道:“不是,夏情姐,她趁着你出国,勾搭姐夫,这还有理了?”

“她以为秦少沭学长是喜欢她吗,她只不过是退而求其次的....”

电梯门缓缓关上,退而求其次的什么?蒋云初想听全,她往前走了一步,姜云看她这危险动作,赶紧把她拉了回来,“蒋云初,你冷静点。”

蒋云初回神,看着紧闭的电梯门。

姜云紧张地看着她:“首席竞选快到了,你先不要被其他人影响,秦丽子这么做都是故意的,就是要你发挥失常,首席多重要啊,蒋云初,冷静,不要去搭理她们。”

姜云使劲拉着蒋云初的手,紧抓着。

蒋云初转头,看向姜云。

姜云朝她点头,满脸紧张。

蒋云初顿时清醒很多,她回了姜云一笑,说:“谢谢。”

姜云松一口气。

蒋云初收回视线,看着往上跳的数字,脸上没了笑意。这一天,听到无数人议论,秦少沭昨晚去看夏情跳舞,却没去看蒋云初跳《青蛇》的事情。徐老师在练舞室,也听到了,她拧了拧眉,顺手关上了练舞室的门。

回到蒋云初的跟前,给她打着拍子。

蒋云初脸上的汗如水,一直往下滚落,她很卖力。徐老师喊道:“放松,神态,肢体,放松,心里不要装事情,以跳舞为主。”

蒋云初收敛了情绪,不知疲倦地跳着。而这一晚,蒋云初练到晚十点半,换衣服,收拾的时候,汗一直顺着脖颈往下滑落。她穿上外套,出门,弯腰钻进车里。陈叔拿了瓶水给她,道:“练到那么晚,很辛苦吧。”

蒋云初接了水,笑笑,摇摇头。

车子回到别墅,蒋云初下车,进门,换鞋。她朝楼梯走去,秦少沭正好下来,一眼看出她的疲惫,他轻扯了下袖扣,看了眼时间,问道:“竞选快开始了?”

蒋云初抿唇看他,点点头,随后要跟他擦肩而过。

秦少沭突地伸手,勾住她的腰,把她带到怀里来,低头堵住她的嘴唇。蒋云初本身练舞就练得腿都颤的,她被他一吻,膝盖带了几分软,秦少沭把她抵在墙壁上,半扶着她的腰,狠狠地探入她的舌尖。

吻毕。

他摸着她的脸,眼眸看着她眼睛,“洗完澡先别睡,喝杯牛奶再说。”

蒋云初没应。

只看着他。

秦少沭勾她下巴,抬了下,道:“别这样看我,我知道你练舞辛苦,这几天不想碰你。”

蒋云初心跳了下,想问。

那你想碰谁?

最后,还是没问。

章节目录
猜你喜欢
  1. 秦少小说
  2. 麻辣夫妻小说
  3. 玄医小说
  4. 独宠娇妻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