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Home > 女生频道 > 豪门总裁 > 隐婚虐爱:季总,我劝你适可而止
隐婚虐爱:季总,我劝你适可而止

隐婚虐爱:季总,我劝你适可而止 金金金本金 著

连载中 徐曼季止寒 隐婚 虐爱 季总

更新时间:2023-05-13 09:41:34
徐曼今最后悔的莫过于为了报恩,放下她的骄傲和尊严嫁给季止寒,从此把自己送进万劫不复的深渊。她以为季止寒只是不喜欢她,直到一个女人出现,才终于明白这场婚姻有多么可笑,可悲。所谓的恩情,到头来竟是恩人手中的一枚棋子。家破人亡,原来也是一场残酷的蓄谋已久。她用离开放彼此一条生路,他却把她抵在墙脚,蚀骨纠缠...
展开全部
推荐指数:
在线阅读
章节预览

第15章

陈妈提着熬好的猪肝乌鸡汤找到病房,本来以为让她给温可可送的,当看到病床的人是徐曼今时,陈妈吓了一跳。

“太太,怎么是您啊?您这是怎么了?”陈妈忙不迭的来到病床前,一脸的担心。

“陈妈,你怎么来了?”徐曼今撑着身体靠在床上。

“哎呦,您还是赶紧告诉我出什么事了吧,怎么好好的就进医院了?”陈妈急的不行,主要是被她煞白的脸色吓到了。

明明昨晚走的时候人还好好的,怎么这会跟脱了一层皮一样,脸色这么难看。

“没什么,只是抽了点血。”

徐曼今不想让陈妈知道她给周萌输血的事,怕陈妈替她抱不平,对她而言,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。

“怪不得先生打电话让我做点补血的饭菜送过来。”陈妈把饭盒放床头柜上,“不过怎么好端端跑来抽血了?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”

照这个脸色,肯定是抽了不少。

徐曼今不禁想起季止寒要求她输血时的冷漠表情,眸色暗了暗,摇摇头,“就是一些常规检查,没什么大碍,你不用担心。”

“这做检查怎么还把人弄住院了。现在这些医护人员,抽个血都往死里抽,也不考虑人家养点血有多不容易。”

陈妈絮絮叨叨的抱怨着。

徐曼今没说话,主要是打不起精神。

陈妈看她没精打采的样子,赶紧把饭盒打开,“快吃点东西补补。我给您炖了猪肝乌鸡汤,里面加了很多红枣,还有黑芝麻球,菠菜,莲藕......您一定要多吃点。”

陈嫂七七八八从饭盒里拿出十几样,全都是针对补血的食材。

徐曼今没什么胃口,但是看着满桌的食物,空荡荡心里找回了一丝暖意。

喝了一小碗汤,胃里好受了一些,不过嘴巴里还是苦涩的,吃不下其他东西。

“太太,吃不下去也要硬撑一点,不然什么时候才能补回来呀。”陈妈在旁劝她。

“你也一起吃吧,这么多我一个人也吃不完。”别说一顿了,就是三顿她也吃不完这么多。

“我不着急,你先吃。”陈妈给她碗里夹菜。

徐曼今不想辜负陈妈一番忙碌,就又逼自己吃了一点。

不一会,盛砚像个老大爷一样,双手背后晃悠了进来。

“这么早就吃上了?”他走到病床前,伸着脑袋看了看满桌的菜,突然就觉得饿了,“这么多菜,你一个人吃得完么?”

“盛医生要不要一起吃点?”徐曼今礼貌的客气一句。

盛砚刚想说好,但是忽然想到有可能会被隔壁的某人发现,纠结了一下,还是算了。

“不了,我还是去吃我的工作餐吧。”

徐曼今就没再管他。

陈嫂这时问,“医生,我家太太现在怎么样,什么时候能出院啊?”

“照她现在的情况,没有个十天半个月恐怕出不了院。”

“十天半个月?”陈妈的音量一下子提高了几倍,那得多严重才要住那么久啊。

一想到抽个血把人抽进医院,陈妈就上火,“医生,不是我说你们医院,这普通的抽个血,就把人抽住院,你们是不是得好好反省一下?”

“什么普通抽个血?”盛砚一脸懵逼。

徐曼今怕穿帮,连忙插话,“盛医生,我可不可以观察几天就回家修养?”

“也不是不可以,但是具体还要看你这几天的恢复情况。想早点回去......”盛砚下巴朝她面前的饭菜上点了下,“拼命吃。”

“......”她实在吃不下。

盛砚有意观察了一下她烫伤的手,“手恢复的挺好,一看就是用我给的药膏吧?”

季止寒那家伙,表面一套背地一套。

“什么你给的药膏?”这次换徐曼今一脸懵。

“我让季止寒带了一支药膏给你,怎么,他不会没给你吧?”

“是不是一支黑色包装的药膏?”这句话是陈妈问的。

“对,就那个。”

陈妈顿时像死灰复燃的烟火,要多起劲有多起劲,“太太,我就说吧,先生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,那药膏就是先生带给您用的,还说什么是给温可可买的,根本就是不好意思在您面前承认。”

盛砚听得云里雾里,“什么给温可可买的,什么不好意思承认?”

陈妈开心的合不拢嘴,“就是我家先生把药膏带回去,不好意思承认是给太太的,非要说是给其他人买的。你说我家先生是不是很幼稚?”

“......”盛砚‘呵呵’干笑两声。这哪叫幼稚,叫闷=骚。

陈妈又道,“不过还是要谢谢你医生,你这个药膏是真好用,我家太太伤的那么严重,用两三天就好多了。”

盛砚嘚瑟,“也不看看是谁研制出来的,一般人我可舍不得给。”

陈妈和盛砚一唱一和,聊的不亦乐乎。

徐曼今的心思则落在自己烫伤的那只手上。所以,那支药膏明明是给她的,他为什么要说是给温可可的?

出神的时候,碗里的汤不小心倒出来浇在手上,徐曼今‘嘶’了一声。

“怎么了太太?”陈妈连忙过来查看。

“没事,汤洒了一点。”徐曼今抽了纸擦了擦。

“你那手指又怎么了?”盛砚注意到她发黑的手指。

“没什么,扎了一下。”指甲黑了,徐曼今以为是血淤在里面了。

“什么东西扎的?”

“蟹壳。”

盛砚把她的手拿过来看了看,意味深长的给出一句,“你这不像是没什么的样子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徐曼今看着他。

“有毒。”

“......”

章节目录
猜你喜欢
  1. 隐婚小说
  2. 虐爱小说
  3. 季总小说
  4. 青梅竹马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