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Home > 女生频道 > 现代言情 > 温情霸爱:娇妻难逃
温情霸爱:娇妻难逃

温情霸爱:娇妻难逃 任朝暮 著

连载中 沈安庄宇琛 娇妻 霸爱 温情

更新时间:2023-05-30 14:40:53
在庄宇琛眼里,眼前这个女人唯利试图,水性杨花,但却让他难以自拔,一退再退。对于沈安而言,婚姻留给她无边的痛苦,她为了复仇而生,却又沉浸在那个男人霸道温柔的手段之下。
展开全部
推荐指数:
在线阅读
章节预览

“庄总,我求您了,您想要儿子找个女人和你生,别盯着我儿子不放好不好,小陌和你没有半毛钱的关系。”见到是庄宇琛她先是松了一口气,又马上皱眉。

闻言,庄宇琛微微皱眉。

从来没有哪个女人见到他像这个女人一样,恨不得他滚得远远的。

但又想起之前她的所作所为,哼,这女人一定在欲情故纵。

“这是你家的路?”

某人学着沈夜陌的口气问道。

“惹不起我躲得起。”

沈安懒得与他争执,转弯走进另一条巷子,刚走进去没几分钟,便看到她抱着儿子匆匆的跑出来。

“大黄狗不要追我,救命啊……”

本来睡得正香的沈夜陌被他妈咪的声音惊醒,看到面前大黄狗吓得勾紧了他妈咪的脖子。沈安自诩为母则刚,但是在狗面前例外。

她双手将儿子向上托了托,一面神色紧张的与大黄狗对峙着,寻找脱逃的机会。

庄宇琛双手环胸靠在车头,懒散的看着被狗追得满街乱窜的女人,只是苦了她肩膀上的儿子,小家伙眼看就要被他妈咪颠簸下来的架势。

“庄总,救命啊……”

沈安被追得无奈之下只好抱着儿子跑了回来,看到尚未离开的庄宇琛瞬间觉得有救了,几步走上来一把拉开副驾驶车门,直接钻了进去。

庄宇琛靠在车上,看着沈安一系列的动作,眉毛挑得老高。

大黄狗追出来看到庄宇琛,居然停下了,看了他一眼就夹着尾巴转身跑走了。

沈安惊魂未定的抱着儿子坐在车里疯狂喘气,看到这一幕心里大惊,“老天,连狗都害怕他。”

以后她可得看好儿子,这个家伙真危险。

她的低语被车外的男人听到,这个女人真不识好歹,她也不想想现在坐在谁的车里。

他打开车门坐进去,命令道“下车。”

沈安听到对方命令她下车,慌忙的看向外面,万一那个大黄狗没有走远怎么办,她不敢下车,虽然身边这个人连狗都害怕他,好歹这个人不咬人。相对来说,比狗安全多了。

“谢谢叔叔。”被吓坏的小陌此时也回过神来,软软地向怪叔叔道谢。

听到小家伙软糯的声音,某人居然发动了车子。

沈安识时务的将住址报上,一路上大气不敢出一声。

回到住处,小陌很礼貌的邀请庄宇琛上去喝茶。

“庄总,很抱歉,我家没茶叶,改天再请您喝。”

“妈咪,您是怎么了?叔叔救了我们耶。”

闻言,本来还在生气的某男眼中闪过赞赏,好歹这个孩子的内心还是很纯洁的,还没有完全被他妈咪教坏,还有教导的机会。

“闭嘴,咱们家真没有茶叶了。”沈安疯狂给儿子使眼色。

“妈咪,昨天你才买的茶叶啊,怎么会没有了呢?”

小家伙故意忽视他妈咪的暗示,他才不会错过这么好的机会,这个怪叔叔虽然不好相处,但是在沧海,他和妈咪太弱,必须找个靠山才行,眼前这个叔叔是最好的人选。

妈咪刚才说的没错,这个人很危险,连狗都害怕叔叔,何况是人了。

“臭小子,你懂什么,那是我给鱼冲茶用的。”

“小陌,你家的鱼养在茶水里啊,带我去看看。”

庄宇琛从来没有被人这么嫌弃过,这个可恶的女人先是在机场利用他,利用完后,又让他有多远滚多远,哪有这么好的事。

不管这个女人说什么,他始终觉着她不简单,在她的眼中,他总能感到一股莫名的仇恨和凄凉,即便这些被她隐藏的很好,但是依然能被他觉察到,这次正好去她家试探下。

沈夜陌闻言眼前一亮,伸手要庄宇琛抱抱,他讨厌身高的悬殊,说话也要仰着头,感觉很卑微。

庄宇琛欣然接受了小鬼的要求,反正也不是第一次抱他,那天小鬼浑身臭烘烘的,他也抱了。

于是他弯腰将小家伙抄起来,一把抱在怀里,跟着他的指引率先上楼。

“小叛徒。”沈安眼看着儿子出卖自己,小心诽腹却无力反击,谁叫眼前的男人是她的大boss,忍。

庄宇琛以为这母子住的地方会很邋遢,没有想到竟然如此整洁,麻雀虽小五脏俱全,暖色调的软装,四处散乱的玩偶玩具,十分温馨。

看来,她还是有几分可取之处的。

在沈安的公寓里转了一圈,也没有看到鱼缸。

“你家的鱼呢?”

庄宇琛放下小孩,转身看向沈安。

“寄养在鱼店里了。”

沈安耸耸肩,转身进厨房,人家既然已经来了,只能乖乖去冲茶了。

“你把鱼喝的茶给我喝?”

看着沈安拿出一包茶,某人冷冷的质问,虽然他知道这是给人喝的,但还是想故意刁难她一下。

“我这茶叶是人鱼两用,如果您感觉这样触及了您尊贵的身份,门在那边,好走不送。”

沈安抬手朝着门口指了指。

“叔叔,我妈咪就喜欢开玩笑,请坐。”

看着两人硝烟四起,小陌赶紧插话,像个小大人似的邀请庄宇琛坐下。

“小叛徒!”

沈安再一次低声发牢骚,儿子太小,这个庄宇琛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不好惹的危险气息,他们孤儿寡母的最好离这种人远一点,不然很危险的。

“妈咪,是你说的,你说我是这个家里唯一的男人,你说我可以邀请朋友来家里玩的。”

“我说可以约小孩,而他显然不是小孩子啊。”

“关键是,我们都是带把的。”小孩的意思是他们都是男人,只是他不会想到就是这个大带‘把’的生下了他这个小带“把”的。

章节目录
猜你喜欢
  1. 娇妻小说
  2. 霸爱小说
  3. 温情小说
  4. 隐形大佬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