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Home > 女生频道 > 穿越架空 > 穿书堕落的魔尊大人
穿书堕落的魔尊大人

穿书堕落的魔尊大人 悠然酿蜜 著

已完结 顾时黎盛雪年 魔尊 穿书 大人

更新时间:2023-05-31 16:40:57
顾时黎穿成了花市文师尊攻,结局凄惨那种。他将收五个徒弟,依次玩弄他们并杀掉,但实际上徒弟全是魔尊切片,未来会破禁制而出让他死得魂儿都不剩。此时大徒弟刚拜师半年,顾时黎心想:我一定温柔对他,做他的良师益友。
展开全部
推荐指数:
在线阅读
章节预览

寒潭一如既往寒气逼人。

顾时黎褪下外袍,缓步踏进寒潭中。

白蛇紧跟其后,顺着他的小腿蜿蜒而上,腹部鳞片紧贴着温暖的皮肤,最终自衣领处冒出脑袋,嘶嘶地吞吐蛇信。

盛雪年看了眼师尊,明明以前还能**着上半身,这几年却裹得越发严实,连泡寒泉都穿着里衣里裤。

但既然师尊要装正人君子,他陪着便是。

遂也不脱里衣,仅仅凑到顾时黎面前扒开衣领,主动将小腹和胸口袒露给师尊,他问:“徒儿已准备好,师尊要现在探查徒儿的经脉么?”

他如今模样偏俊俏,在顾时黎面前却一如既往眉眼弯弯笑得软甜,寒泉激得他皮肤愈发显白,披散的发丝垂在脸颊两边,柔和了他的轮廓,便美得雌雄莫辨。

倘若换个人看,说不定会露出痴迷的神色。

顾时黎却皱起了眉头,“你怎么又瘦了?”

徒儿身上本来就没有多少肉,瘦得出奇,这几年里他没少想方设法投喂徒弟,做饭都净挑肉食,怎么徒儿还是那么瘦?

盛雪年勾起唇角,轻声问:“师尊不觉得这样很好看吗?”

顾时黎:“瘦竹竿有什么好看的?”

他说着,把手放置到徒儿胸口上,眼里除了心疼和想投喂之外没有别的情绪,尤其没有盛雪年想看到的情欲。

盛雪年僵住。

师尊竟然嫌弃他是瘦竹竿,难不成是不是更喜欢胖一点的?

“那师尊喜欢什么样的?”他语气稍急了一点。

顾时黎莫名其妙看了他一眼:“什么喜欢什么样的,问这个干什么?”

盛雪年连忙收敛了表情,乖巧道:“徒儿好把自己养成师尊喜欢的样子,让师尊看得顺眼些。”

顾时黎表情瞬时变得无奈。

“我喜欢你有主见的样子,不要事事以师尊的想法为先。”

盛雪年顺势道:“那我想让师尊陪我历练。”

顾时黎收回放在他胸口上的手:“为师也同样,不会事事以你为先,为师平时也是要闭关修炼的……好了,经脉无碍,且先出去吧。”

身后声音渐远,顾时黎松口气,才终于脱掉衣服。

洗澡嘛,穿着衣服算什么洗澡?

白蛇仰起脑袋,直勾勾盯着他瞧,被他拎起来放胸口上把玩,笑意盈盈地逗蛇玩:“小白你越来越漂亮了。”

几年过去,蛇身愈发白净,因为服用了不少含蛟龙血脉的天材地宝,它身上的粉色已经褪去,反而头顶小角上凝出一点赤红,晶莹剔透宛如红宝石。

大多数时间都是顾时黎养着它,几年下来感情颇深,偶尔小家伙乱跑他也容忍了,反而觉得它古灵精怪十分可爱。

今日也是这般,蛇在他身上缠绕了一会儿,身形忽然涨大许多,沉甸甸把顾时黎压在身下,冰冷的蛇目紧盯着顾时黎,缓缓张大嘴巴。

顾时黎闷声笑起来,往他嘴里丢了颗果子。

“不就是今天晚喂了一会儿么,怎么还生气了?”

白蛇吃罢,仍盯着他看。

顾时黎索性把灵果灵草都倒在水里,任由它们漂浮着,让白蛇自己选喜欢的吃。

白蛇却不动,低头蹭了蹭他的脸颊。

“好吧,”顾时黎轻轻一声笑,拿起灵果喂给他,宠溺道:“就你爱撒娇,比你主人还爱撒娇。”

蛇充耳不闻,身体缓缓圈住青年的腰腹与双腿,时不时把灵果跟青年的手一同吞进嘴巴里,蛇尾巴好心情地拍打着青年的脚踝。

玉府深处,盛雪年微眯着眼睛。

青年的手好似抚摸在他身上,灼热的触感挥之不去,他喉结略微滚动了几下,呼吸越发炽热,终于在一声闷哼中骤停。

许久之后他才缓缓坐起来,擦净身上的汗珠与湿润。

小白修为比他还要高几分,要压制住对方的神魂果然还是勉强了些,幸好阴阳合欢赋里有些垂炼神识的法子。

阴阳合欢赋,他将这几个字眼含在口中,好生咀嚼了一番,每回都有莫名的滋味。

师尊究竟打不打算,愿不愿意宠幸他?

……

“是了,你那徒弟也该到出去历练的时候了。”

苍林峰,顾时黎来找三师兄。

擎苍笑道:“不过你居然会主动提起这件事,我还以为你会把他拘在灼雪峰,直拘到他飞升呢。”

“怎么可能?”顾时黎抱怨,“我在你眼里到底是什么人啊?”

擎苍哈哈大笑:“是会因为一株藤蔓闭关三十年的人,你不怕你徒弟遇到同样的东西?”

什么藤蔓?

顾时黎迷惑起来,但每当他想认真想,脑海里就莫名有些疼痛,像是原主也不愿意回想起来的什么东西,只得作罢。

见师弟不吭声,擎苍的笑声戛然而止。

他干笑几声,连忙转移话题:“对了,你今天怎么有功夫来找我?”

顾时黎忽然握住他的手,真情流露:“师兄……”

擎苍打了个激灵,后退两步:“有话好好说,不要动手动脚,家有猛虎,会吃醋!”

顾时黎:“我说的就是这个。”

擎苍:?

顾时黎:“你家猛虎借我一用。”

擎苍:???

顾时黎对满脸都是“你一定是在开玩笑吧”的擎苍用力点头:“师兄想的没错,师弟说的就是凌霜剑。”

擎苍:“抢剑修灵剑是要遭天打雷劈的,抢剑修老婆是要被剑修砍成十八段的。”

顾时黎:“师兄你听我说。”

擎苍步步后退,顾时黎步步紧逼。

“渡火大漠中央有绿洲,每十年凝出一颗木心,此物对木系修士大有裨益,也恰好适合练气期修士去历练。”

“然后?”

“物极必反,据说渡火大漠下有极寒幽火,可灼净修士体内杂质,也能烧净体内残毒。”

擎苍脸色一变。

顾时黎:“不知你意下如何。”

不知何时,擎苍身旁显出一道半透明的身影,凌霜淡淡应道:“可。”

擎苍大怒:“你这些话根本就不是说给我,是说给我老婆听,看错你了顾时黎,当着我的面挖墙脚!”

话音方落,他的声音就被薄唇封住。

凌霜眼神和脸色都淡漠,吻却极有冲击力,丝毫不给擎苍说话的机会,许久之后才分开,淡淡道:“他是为他徒弟,我是为你,合作罢了,不要多想。”

他唇畔似乎有浅浅笑意,轻声道:“乖。”

擎苍呆愣愣点头:“嗯。”

因为事情发生的太突然而没来得及撤离的顾时黎:草!

恕他直言,擎苍刚刚表现得那么愤怒,其实是故意的,在骗凌霜哄他吧?

你们gay都这么诡计多端吗???

章节目录
猜你喜欢
  1. 魔尊小说
  2. 穿书小说
  3. 大人小说
  4. 神品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