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Home > 女生频道 > 古代言情 > 深宫笼中鸟
深宫笼中鸟

深宫笼中鸟 佚名 著

连载中 叶照秋林子辰 深宫

更新时间:2023-11-17 14:26:31
“叶照秋,你好毒的心肠!”林子辰气势汹汹地闯进来。“你竟敢给许答应端堕胎药!”林子辰怒道。“皇上不也给我端来堕胎药吗?”我慢条斯理地放下茶杯,强压心中的酸涩。
展开全部
推荐指数:
在线阅读
章节预览

1

“叶照秋,你好毒的心肠!”林子辰气势汹汹地闯进来。

“你竟敢给许答应端堕胎药!”林子辰怒道。

“皇上不也给我端来堕胎药吗?”我慢条斯理地放下茶杯,强压心中的酸涩。

为了他,我举全家之力从江湖入朝堂,助他登上了皇位,如今却落得打掉自己孩子的下场。

“为何中宫嫡子未出,你要打掉我的孩子,保住她的孩子?”我质问。

中宫连皇后都没有何来嫡子?这个说法,何其可笑!

林子辰眼神闪烁了一下,“你如何能与许答应相提并论,你知道外面的大臣参了你多少折子吗?”

我当然知道,无非是我祸国殃民,不安好心,我父兄功高震主,存谋反之心。

当初,碰到这样的折子,他都是大怒驳回。

我抬头看着疑窦丛生的林子辰,脑海里怎么也想不起当初桃花树下,两人互通心意时的样子。

我突然觉得好累,“和离吧,林子辰,我放过你,你也放过我。”

谁知,林子辰却突然暴怒,拽起我的手腕,“怎么,你想离开?”

我被迫仰起身子,“我只想保住我的孩子。”

林子辰冷笑一声,把我扔了回去,“我告诉你,想都别想。”

“皇上消消气,气坏了身体可不好。”娇媚的声音从门外传来。

许答应迈着猫步,走到林子辰旁边搭上了他的肩膀。

林子辰面色瞬间柔和许多,他扶住许答应,“你怎么跑出来了,你现在怀有身孕,万事多加小心。”

我冷眼瞧着,曾经我们也有过一个孩子,他比这还要小心。

2

当时他满心欢喜,什么事都要亲力亲为,甚至去学了绣艺,亲手为孩子绣肚兜。

孩子出意外时,他比我还要伤心,攥着我的手,发狠道,他一定会让那些人偿命。

现在呢?他却想亲手了结孩子的性命。

“姐姐又何苦为难我,大家同样将为人母,姐姐该明白妹妹的心情。”

许答应陪林子辰郎情妾意了一会,泪眼汪汪地走到我的面前,

“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,求姐姐不要对孩子下手。”

“一个小小的答应也敢这么跟我说话?既然你愿意求情,那就继续跪着吧。”我没理她。

“叶照,你好放肆!”林子辰瞪了我一眼扶起跪在地上的许答应。

“我会再命人给你送一碗过来。”临走前,林子辰道。

“我们曾经有一个孩子,你还记得吗?”

提起那个孩子,手指就疼得发颤,林子辰刚登基不到一年,根基不稳。

我有了身孕,尽管我们很小心,却还是不幸被害。

当初是我们没能力保住他,难道现在也保不住吗?

显然林子辰也想起来了,只是低声道,“你还年轻,打掉这个孩子,以后会有的。”

许答应瞧着不对劲,赶忙走了。

“现在时机不对,再等等好吗?”林子辰难得好脾气道。

“若我非要留下这个孩子呢?”我攥紧拳头。

“那我不介意用一些特殊手段让你堕掉这个孩子。”林子辰道,“别逼我,知秋。”

“那我也不介意用一些特殊手段保住这个孩子。”我不甘示弱。

这是我的孩子,我的血肉,岂能让林子辰毒害。

3

我们不欢而散。

林子辰听懂了我的画外音,他如果步步紧逼,我不介意用我的父兄威胁他。

威胁有效,林子辰果然安稳了一段时日,没再提堕胎药的事。

“翠儿,你快给林府递消息,让父兄早做防范。”我道。

闭上眼睛,昔日堕胎时的场景历历在目。

当初没有保护好第一个孩子,现在这个孩子拼了命我也要保住。

“娘娘?娘娘!”翠儿在旁边焦急地呼唤。

“怎么了?”我道。

“刚才我听到娘娘梦魇。”翠儿红着眼跪在我的床边。

我一瞬间就察觉到了不对劲,这丫头风风火火的,能不在我眼前掉眼泪就不掉眼泪,现在却红着眼眶,死死地咬着下嘴唇。

恐慌朝我袭来,“怎么了,翠儿,发生了什么?”

翠儿松开出血的下唇,扑到我的床前,“娘娘!娘娘!将军府没了!”(入微点)

“你说什么?”钻心的疼痛,让我眼前一阵阵发黑,颤抖着声音,“你说将军府没了?”

我死死地揪住床帘,这样才能不让自己跌下来。

“我要去看看,你定是在愚弄本宫,我定要狠狠地惩罚你。”

“娘娘,您怀着身孕,不能去啊。”翠儿抱住我的腿,“将军府没了好几日了,已经没有意义了,您身体要紧啊。”

“不能去啊,娘娘。”

我几经睁不开,脱力地跪在地上,“没了,好几日?”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,没了好几日?没了好几日我才知道?”

“我竟是才知道?”

4

也就是说,我连父兄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?

哭得几乎昏厥,翠儿拗不过我,扶着一身素衣的我出了宫,马车摇摇晃晃,地来到了破败的将军府。

将军府的牌匾被劈成两半,扔在一旁,进门门窗在风的吹动下吱嘎吱嘎地响着,门厅中不知在焚烧些什么。

“阿妹?”恍惚间,好像听到有人唤我,回头,正是阿兄笑盈盈地拿着钗子站在门前。

“阿妹又漂亮了不少。簪这发簪正合适。”

“阿妹来了,小德整天念叨你呢,说等姑姑回来带她去放风筝。”嫂嫂站在旁边。

“臭丫头,舍得回来了?”苍老的声音带着宠溺。

“姑姑!”一个小胖墩,迎面跑来,我伸手去接,他却像一阵风似的,穿了过去。

再抬头,只有潇潇的风声,旁边的东西被烧得霹雳噼里啪啦的。

“小翠,之前,我跟阿兄还说,等小德长大了,我就教他骑射。”

“嫂嫂说,快冬天了,要给我赶制冬衣,自己做的才暖和。”

“阿爹说不要让我跟以前一样疯。”

转头,一家人其乐融融手牵手,慢慢朝我远去。

别丢下我一个人,我双腿发软,怎么也跟不上他们。

踉跄地走到正厅,不小心踢到地上的一块玉佩,上面的刻的花纹正是我熟悉的。

那是我阿兄送我的及第礼!

还有什么不明白的,林子辰用我的玉佩,威胁我的家人!

我紧紧攥住玉佩,直到手心滴答滴答地往外滴血,“什么罪名。”

“贪污,勾结奸邪,意图……谋反。”小翠扶着我。

“哈哈哈哈啊哈哈哈。”我笑出了眼泪,“贪污?勾结奸邪?意图谋反?”

我癫狂的样子吓到了小翠,她哭着跪下,“小姐,您要保住身体呀。”

我一闭眼,全是阿兄,嫂嫂,父亲的音容,让我怎么保住身体?

全都是我的错,全都是我的错,为什么?为什么我要用父兄威胁林子辰,我知道的,我明明知道他早有忌惮。

我还……

“为什么?为什么啊!”我撕扯着头发。

为什么?为什么我要一意孤行地入宫,为什么我要喜欢林子辰,若是没有喜欢他,我们一家人还在江湖快活,怎么会落得满门抄斩的下场?

“小翠,小翠,”我胡乱地摩挲着。

“奴婢在,小姐,奴婢在。”小翠把我拥入怀里,“奴婢会陪着您的。”

我放声大哭,“小翠,我没有家了,小翠!他们不要我了。”

喉咙涌上一股铁锈味,哇的一声,吐了一地鲜血。

我后悔了,我真的后悔了,我知道我错了。

5

我没敢问当日的细节,我始终不接受父兄离我远去的事实。

回来后,整日浑浑噩噩的,逼着自己吃饭,我的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,我要照顾好他。

大约是那天我的样子吓到了匆忙赶来的林子辰,他抱着我,承诺,“我留下这个孩子。”

“我同意留下这个孩子!”

“你放我走吧,你放过我吧。”我泪眼婆娑求他。

章节目录
猜你喜欢
  1. 深宫小说
  2. 大明小说
  3. 逆境小说
  4. 福妻盈门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