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女生频道 > 现代言情 > 江徐徐傅司珩
江徐徐傅司珩

江徐徐傅司珩 佚名 著

连载中 江徐徐傅司珩

更新时间:2024-02-12 14:23:17
从她醒来到现在的两年里,他们已不止一次苦口婆心劝她放手,成全傅南琛和窦雨稚。她也听过他们在背后抱怨,如果她没有醒该多好。不得不承认,不论是在傅南琛那里,还是在朋友那里,她都不是无可替代。
展开全部
推荐指数:
在线阅读
章节预览

江徐徐从飞机上一下来,就给谢子怀打电话:“安姨怎么样了?”

谢子怀没敢和江徐徐说,只道:“还……还在手术室。”

挂了电话,江徐徐顾不上排队,在出租车排队地点抢了别人的出租。

正义感十足的司机原本想要江徐徐下去排队,见江徐徐双眼通红报了医院地址,没敢耽搁出发前往医院,甚至还出言安慰了两句。

“小姑娘是不是家人住院了?别着急啊!现在这个点儿路上没车,到医院很快。”

“嗯。”江徐徐应声,握着手机的手指泛白。

医院门口。

谢子怀算着时间,撑伞在门口接江徐徐。

等待的间隙,谢子怀踱着步子,反复在心中演练,一会儿见了江徐徐该怎么告诉她安姨的死讯。

可,死讯就是死讯,不论他说得多委婉……也不可能减轻江徐徐丝毫痛楚。

谢子怀还没有整理好措辞,载着江徐徐的出租车已经停在了医院门口。

见江徐徐推开车门,谢子怀连忙从台阶上下来,将伞举到江徐徐头顶。

“手术还没结束吗?”江徐徐心慌意乱,关上车门就往医院内走,“几楼手术室?”

“安安!”谢子怀脚下步子一顿,拉住江徐徐的手臂。

她回头,看着满目悲伤的谢子怀,整个人紧绷像一张被拉满的弓,喉咙像被什么堵住,艰难发声:“在……在几楼?”

谢子怀喉结翻滚,用力握了握伞柄后还是开口:“安安,医生努力了……可没能把人留住,其实你下飞机前,安姨就已经离世了。”

江徐徐大脑一片空白,耳边只剩下雨水洗刷伞面的声音,整个人如被抽走了所有力气,双腿发软。

她眼睛蓄满了泪水,眨也不敢眨:“安姨在几楼?”

“已经挪到了太平间。”

谢子怀话音一落,江徐徐转身往医院里走,一脚踩空。

“安安!”谢子怀眼疾手快把人扶住,带着提不起劲儿的江徐徐往里走。

他一边和安安说事情经过:“安姨留在海城是为了见南琛,今天得知南琛在玉玺阁吃饭就去了,结果那条路上货车为躲避突然冲到路中央追气球的小姑娘,撞到了迎面行驶的轿车,轿车失控冲上人行道,这才出了事。”

江徐徐无法想象想那个画面,人跟傻了一样,机械的被谢子怀带进电梯,在太平间门口怔怔停了下来,手指死死拽着自己的衣服,眼泪争先恐后往外冒,嗓子胀痛到呼吸都变得困难。

“我……我自己进去。”江徐徐嗓音嘶哑得几乎发不出声。

“好。”谢子怀应声,替江徐徐推开门。

冰冷的太平间内,安姨静静躺在白布之下。

安姨垂在床边鲜血凝结的那只手手腕上,还带着去年过年时江徐徐和安欢颜一起给安姨编的手链。

双腿和灌了铅般无法抬起,良久她才艰难挪至床边。

她喉头翻滚,轻轻攥住安姨已经冰凉的手,揭开盖着她的白布……

安姨毫无血色的面容出现在眼前,江徐徐俯身用力握紧安姨的手,轻轻将安姨的手放在自己脸上,满腔的悲痛几乎要压得她透不过气来。

“安……安姨!”

她哽咽轻呼,嗓子疼得几乎发不出声音。

“安姨……”她泪如泉涌,终于崩溃失控,抱住安姨放声痛哭,“你答应给我做红烧排骨和茄盒的!”

她不要傅南琛了!

真的不要傅南琛了!

她只想安姨好好的!

谢子怀站在太平间外,听着里面江徐徐痛不欲生的哭声眼眶泛红。

和江徐徐一起长大,他很少见江徐徐哭。

哪怕是当初从医院醒来后发现傅南琛失去记忆爱上别人,她也只是擦去眼泪,说要把傅南琛的记忆找回来。

从未哭得这么崩溃过。

他以为江徐徐就像别人说的那样,本性就冷情冷血,不论遇到什么事都能冷静面对。

在太平间外面站了将近两个小时,直到里面再没有哭声传出来,谢子怀才走到门前,抬手将门推开一条缝隙……

里面,江徐徐就靠坐在放置安姨的床边,发丝凌乱,双眸猩红,用脸紧紧贴着安姨鲜血凝结的手,整个人呆木木,好似已经麻木。

谢子怀正要进去,就听到窦雨稚的声音从电梯间传来……

“一会见到余学姐你好好说话,安姨是余学姐的养母,不论怎么说你都不该推她……”

得知江徐徐到了,窦雨稚拽着胳膊打了石膏的傅南琛从电梯间出来。

傅南琛神色不耐烦,晃了晃挂在胸前的右臂:“如果不是为了救她,我胳膊会骨折?江徐徐她养母非要拉我,我推她不正常?”

“傅南琛!”窦雨稚停下脚步,瞪着傅南琛,“问题是出了车祸,安姨离世了!”

傅南琛薄唇紧抿,如果是以前,他一定会反唇相讥,又不是他让车冲上人行道的。

但,或许是出于那晚给江徐徐下药后隐隐作祟的愧疚。

也或许是知道江徐徐当初如果没有遇到他早已经自杀,让他明白了江徐徐这两年揪着他不放的原因,并不是他想的那样龌龊。

他意外的没有反驳。

“好好好……”傅南琛见窦雨稚绷着脸神色严肃,声音到底软了下来,抬手去捏窦雨稚的脸颊,“我知道了,别生气……”

“别闹!”

窦雨稚抓住傅南琛的左手,拉着他往前走,瞧见立在太平间门口的谢子怀,她问:“你怎么没在里面陪着余学姐?”

“安安说想自己一个人。”谢子怀轻轻将太平间的门关上,说着看向傅南琛,欲言又止,“我从没见过安安这么崩溃过。”

傅南琛脚下步子一顿,眉头紧紧皱起。

“南琛,你回病房吧!”谢子怀压低声音道,“如果让安安知道你推了安姨,怕是……”

“谢子怀你不要太荒谬!”傅南琛脸上已压不住怒气,冷笑一声还是不满道,“是江徐徐的养母非来拉我的,我又没把她给推到车轮下面,难道是我把车开上人行道的吗?怎么一个两个说得好像是我的错一样!”

“可如果你没有推那一下,车冲过来撞不上安姨。”窦雨稚略微拔高声音,似乎很生气傅南琛死不认错。

太平间的门陡然打开。

章节目录
猜你喜欢
  1. 商少小说
  2. 巨富小说
  3. 暴徒小说
  4. 红娘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