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Home > 女生频道 > 古代言情 > 休夫后被状元宠上天
休夫后被状元宠上天

休夫后被状元宠上天 星星没有秘密 著

已完结 宁婉婉茯苓 状元 休夫

更新时间:2023-02-19 18:02:52
嫁进林府之前,我还是京城世家贵女,琴棋书画样样精通,温婉贤淑芳名在外。可现在,我是京城人人皆知的林府悍妇,彪悍凶猛,不知礼数,人设崩塌最大的好处,便是得到了自由。
展开全部
推荐指数:
在线阅读
章节预览

第一章

标题:崩人设休夫后,我因祸得福捡了大便宜

***

嫁进林府之前,我还是京城世家贵女,琴棋书画样样精通,温婉贤淑芳名在外。

可现在,我是京城人人皆知的林府悍妇,彪悍凶猛,不知礼数,人设崩塌最大的好处,便是得到了自由。

1

我叫宁婉婉,宁府的大小姐,宁家世世代代清正廉洁,深得帝王欢心,也是众皇子最放心的一个世家,因为宁家从不站队。

我在三年前嫁给了我的夫君,林家二公子林尘奕,我本以为他娶我是因为爱我,没想到,他只是为了我那贤良淑德的名声。

我轻轻抿了一口茶水,身侧的小丫鬟又在我耳边抱怨。

“二爷又去了春宵院,夫人,茯苓可真是为你感到不值。”

茯苓撇了撇嘴,她觉得我明明是正房夫人,我的夫君却宠妾灭妻,从未宠幸过我。

“气死我了,春宵院的下人们尾巴都快翘到天上去了,不就是个妾室......”

“嘘,茯苓,这话可要少说,二爷罚你我可没办法。”

我的话才刚说完,林尘奕突然怒气冲冲地从门外冲了进来,他拿了一个东西丢在我面前,是我找到的许怜儿贪财的证据。

我看着他那恨不得吃了我的眼神,没有说话。

他一把扯过我的手,冷声质问我:“宁婉婉,你为什么如此针对怜儿?!”

面对他的怒火,我却是笑眯眯的:“二爷,这些都是铁证,你但凡长个眼睛也不会来质问我了。”

不知从何时起,我的乐趣就变成了气林尘奕,林尘奕在我这里讨不到好,大吵了一架后怒气冲冲地走了。

我皱着眉,看向院子里我养着的八哥欢喜。

“欢喜,来跟爹爹学,林尘奕,滚出去!”

“林尘奕…咕…噜…”欢喜对这句话还不熟练,说不出来。

我也耐心地教它,在我的指导下,欢喜已经掌握了许多骂林尘奕的术语,我相信,这一句早晚也会学会的。

午时,我带着茯苓和招财去了庄子,庄子里的人看到我来了,都热情地打招呼。

众所周知,我与林尘奕吵架后总爱来庄子,所以他们不想触我的霉头,一个个脸上都笑呵呵的。

庄子上的人心思单纯憨厚,我也喜欢待在这里。

2

我看着账簿,思绪突然就回到了三年前,我初见林尘奕那会。

那日是京城的灯火节,有一处酒楼在对诗。

有个书生的诗对得不错,但有人嘲讽他,认为这没什么好的。

那时,林尘奕出面将那人嘲讽了回去,护着书生,从那刻起,我的心里就有了对他的记忆,记得他那句,他是‘纨绔’子弟,自做纨绔之事。

灯火节初见,我对他有了好感,而再次遇到时,他却于我有救命之恩了。

那次皇室狩猎,一头野兽没有被锁好,突然冲破了牢笼,四处冲撞,吓得大家到处逃窜,马匹乱跑。

我被丞相府二小姐撞倒,迎面冲来一匹马,我闭着眼睛,心想这下完了。

可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,耳边传来了马的嘶鸣声,我缓缓睁开了眼睛,看到了背对着我逆光中的他。

他背影坚毅,回眸一笑时,眼里似是装了星星一般,更是好看得让人心头一颤。

马匹被他吓住,驯马的人连忙来拉走了马,他伸出手来,柔声安慰我:“别怕,那畜生已经让人牵走了。”

我没有让他拉我起来,而是自己撑着地面起身,因为始终男女有别,我时刻谨记着我大家闺秀的身份。

“小女多谢小侯爷救命之恩。”他是侯府的二少爷,京城人人都称小侯爷。

林尘奕看到我落落大方的样子,眼里闪过一抹惊艳,他的笑容越发明亮,让人心悸,好在我的师兄及时出现。

师兄打断了他和我说话的机会,带着我离开,可从那之后,我的心里就爱上了一个人,一个于我有救命之恩的人。

此后,我经常在世家宴会上看到他,他也会来和我打招呼,一来二去,我们慢慢熟络。

就在我觉得我们情深时,他不负众望提亲了,我也欢欢喜喜地嫁人。

可在我入门当天,他就把小妾抬进了府里。

3

我失控地去质问他,他却说我善妒,后来我才知道,他娶我,只是为了我那一身的好名声,为了拿我当他心上人的挡箭牌。

他的心上人许怜儿,出身不好,以前还在不干净的地方过活,后来被林尘奕看中,赎了身,老侯爷却万分不答应他娶她。

所以,他便娶了一个名声好的千金小姐,让她做了妾室,宠妾灭妻,既保全了侯府的名声,又得到了心爱的女人。

真真是个一石二鸟的计策,他这番举动,将我置于何地?

这三年,侯府最大的笑话便是我与夫君不合,每日都要吵架,我的那些好名声也被我败坏干净了,只剩下个悍妇之名。

那些贵女圈子里容不下我,什么聚会也不会邀请我了,就怕我一个不高兴就扯着嗓子骂她们。

我却乐得自在,悍妇又如何?

我很快乐,也很自由,闲来无事便听听小曲儿打打牌,日子过得那叫一个潇洒自在。

我从庄子回去,听青梅说宇哥又生病了,二爷去了春宵院。

我摆了摆手,语气平静:“许怜儿不想给我可乘之机,这每个月她那房里,不是她病了就是宇哥病了。”

对于这些我倒是没有多在意,算账太累,我让青梅伺候着洗漱后便休息了。

隔天,我听青梅兴高采烈地说昨日林尘奕回去后和许怜儿吵了一架,闹得府上下人都知道了。

我没有理会这两个人,只要不来招惹我就好,如此相安无事了几天,我母家突然传来了好消息。

墨竹告诉我,师兄中了状元,母亲让我回家吃饭庆祝呢。

我欢欢喜喜地应下,真心为我这个一起长大的师兄高兴。

可在墨竹传话后没多久,高中状元的师兄却突然来了侯府,还带来了我最喜欢的红枣糕。

我知道师兄来了以后,连忙去了前院,便看到一群小丫鬟围着师兄打量。

我摸着下巴,果然,丰神俊朗的师兄魅力只增不减啊。

我上前接过糕点,笑着打趣:“陆状元这一来,我侯府的女孩子可都被你迷住了。”

4

师兄还是一如既往的不正经,乐呵呵地回应:“那可不,师兄就靠着这一点吃饭呢,日后可不能毁了容。”

我见他这么胡闹,便正了正脸色:“师兄,你如今是状元了,说话怎么还如此小孩子气?”

我闻着糕点的香味,肚子里的馋虫都被勾出来了。

就在这时,我身边的茯苓却突然出声:“给二爷请安。”

我顺着茯苓的视线看过去,也不知道这个男人怎么来了,不过他的脸色还是一如既往的臭。

“小侯爷。”师兄也唤了一声,如今师兄是状元了,身份地位今时不同往日,林尘奕也要对他客气。

两个人互相寒暄了几句,师兄便离开了侯府,可林尘奕还没走,不过我也懒得管他,我让青梅去准备午膳。

我看着林尘奕,善意地问了一句:“二爷可要留下吃午饭?”

“自然!”

我一惊,本以为他会拒绝的,谁知道他竟然毫不犹豫地答应了。

算了,这到底是他府上,又不吃我的钱,随意吧。

我抱着这个想法,也没有再出言讽刺他。

等到小厨房送来了菜,林尘奕眼中闪过一抹喜色:“这都是我爱吃的菜。”

他看着我,我的脸色瞬间红了。

是了,我可能真的挺喜欢林尘奕的,每日都会准备上他喜欢吃的东西,就想着他哪一天能留下,陪我吃饭。

我自嘲地笑了笑,安静地坐下来吃饭。

今天的林尘奕好像吃错药了一样,还会温柔地让我多吃点。

我浑浑噩噩地吃完了一顿饭,脑子里还是他那柔情似水的眼眸,这时,欢喜却突然不合时宜的来了一句。

“林尘奕,滚出去。”

“林尘奕,滚出去。”

我看到青梅吓得连忙捏住欢喜的嘴,林尘奕的脸色由喜变怒,黑沉着脸。

“这就是你养的好东西!”他怒斥一声后,便也不想听我解释了,气呼呼地就摔门而去。

我看向被摔得震天响的门,暗自叹了口气:“欢喜,你这早不会晚不会,就偏偏这个时候会。”

“小姐,要不要把欢喜关禁闭?”青梅问我,我只是摆了摆手,便让她带着欢喜去吃东西。

我教了欢喜很多话来骂林尘奕,却从没想到欢喜会在这种情况下动嘴。

5

我遗憾地摇了摇头,心想欢喜真是我的神助攻。

但自那天以后,林尘奕不知道是不是和欢喜赌气,每日都会来教它说话,想让它忘了那些骂他的话。

欢喜是我调教了许久的,他一时半会可教不会,因而我的房里每天都会传出林尘奕的怒吼。

他被欢喜气急了,一个劲地骂着让它闭嘴,没几天,欢喜就学会了‘闭嘴’这句话,每次林尘奕一开口,它就会让他闭嘴。

对于这一切,我看得乐呵,林尘奕却突然靠近我。

“宁婉婉,你在幸灾乐祸?”我看着男人眼里的风暴,下意识地摇了摇头。

“我可没有,是欢喜太聪明了,都学会了你说的话。”

“哼,有什么样的主子养什么样的宠物,这小东西好的不学尽学坏的。”

林尘奕大爷似的躺在我的床上,他和欢喜斗嘴,斗累了。

我眼看着外面的天色不早了,心里忐忑起来,他不会要留宿吧?

我等了一会,他没有要离开的意思,我心里暗暗窃喜,他终于肯留宿在我的院子里了。

我刚要开口让青梅准备洗澡水,春宵院那边却来了人。

“二爷,宇哥身体不舒服,面红耳赤的,您快去看看吧。”

听到这话,我的心凉了半截,还没等我说什么,那男人就已经如同一阵风似的跑了出去。

“小姐,这春宵院也太过分了吧!”青梅看得清楚,这春宵院那位就是故意的。

连她一个小丫头都通透了,我又怎么会不清楚呢?

我笑了笑:“许怜儿的脾性你还不知道吗?我本就不打算留二爷过夜。”

我默默地安慰自己,躲起来舔舐伤口,我的心,如同那冰凉的地板一般冷透了。

又过了几日,陆景又来找我,还是带着红枣糕来的。

“师兄最近怎么老爱往我这里跑?”

我问陆景,他这次也没有跟我兜圈子,将他和父亲的商讨结论告诉于我。

陆景说,侯府的大公子林尘萧近日来和四皇子走得很近,在某种意义上来说,这就表明了侯府支持四皇子。

如今朝廷局势紧张,太子党和四皇子党明争暗斗,必有一伤,侯府这个时候站队,那以后都是在刀尖上讨生活。

6

“师妹,师父让你回去一趟,侯府这边,你别管便是。”

陆景的意思我明白,他和父亲都想让我明哲保身。

可我到底是对林尘奕有情的,我含糊着答应陆景,准备私下里再去劝劝林尘奕,让他和林尘萧好好说说。

只要我还是林尘奕的夫人,侯府与宁府,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。

而我宁府世代清正,从不站队,才会在这个皇权斗争里一代一代地存活下去。

“山雨欲来风满楼,师妹,及时脱身,别让师父为你担心了。”

陆景叮嘱我后便离开了侯府,那一整天,我都坐立不安,一直等着林尘奕回来。

终于等到了他,我连忙将此事告诉他,也把朝中局势和利弊分析给他听,可林尘奕却大怒,呵斥我一介女流不应该多管闲事。

我耐心劝导,他却不可理喻,忍无可忍之下,我们又吵了起来,不欢而散。

可这是要杀头的罪,哪怕闹得不愉快,我也还是尽量劝他。

我们因为这件事吵了太多次,最后他干脆不来我院子里了,常住在春宵院。

我叹了口气,收拾着行李,带着青梅和茯苓去庄子里住几天。

庄子的老妈子看到我来了,热情地给我把行李拿过去安顿好,还让她女儿烧菜做饭招待我。

在这里,我又感受到了纯粹的温馨,我帮着老伯喂鸡喂鸭,突然看到了远处的大猫。

大猫带着几只小奶猫在草地上玩耍,软软糯的,仰着肚皮在地上翻滚,跳舞,我看着也不自禁笑了起来。

章节目录
猜你喜欢
  1. 状元小说
  2. 休夫小说
  3. 辣妻小说
  4. 吃货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