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Home > 女生频道 > 豪门总裁 > 蚀骨深情:再见,陆先生
蚀骨深情:再见,陆先生

蚀骨深情:再见,陆先生 佚名 著

已完结 沈诺陆劲川 蚀骨 陆先生 深情 先生

更新时间:2023-02-20 15:21:53
沈诺一愣,忙又推开门坐在了江余的副驾驶位上。她过去的不堪经历让她不愿意与人靠得太近,此时坐在了江余的身边,虽然也是熟人,可还是紧张的鼻尖冒汗。...
展开全部
推荐指数:
在线阅读
章节预览

破旧小区里停车位几乎没有,到处堆着杂物,行车道也逼仄得厉害。

江余给沈诺打了个电话,沈诺急匆匆赶到了门口。

她穿着洗的泛白的牛仔裤,套了一件纯白色T恤。

她给所有人的T恤上都画了画儿,唯独自己的一片空白,衬着她苍白的脸,在夜色笼罩中更加凄惶可怜。

沈诺坐进了江余的法拉利后座,江余嗤的一声笑了出来:“我是你司机啊?”

沈诺一愣,忙又推开门坐在了江余的副驾驶位上。

她过去的不堪经历让她不愿意与人靠得太近,此时坐在了江余的身边,虽然也是熟人,可还是紧张的鼻尖冒汗。

她抓起了安全带,因为左手使不上劲儿,居然系不住。

“我来!”江余松开自己的安全带,整个人探过了身体,靠在沈诺的面前,靠得太近,沈诺的脸不禁微微发僵发红。

“怎么?怕我吻你啊?吓成这个样子?”江余帮她系好了安全带,视线对上了她微微有些干裂的唇,她的唇形其实很好看,让人有一亲芳泽的冲动。

她的眼睛也好看,虽然眼神有点点的空洞伤感,但很勾人。

江余还真的顿在了她的面前,抬起手想帮她整理一下头发,沈诺下意识别过了脸避开。

江余坏笑了出来,重新规规矩矩坐好,系好安全带。

“没吃饭呢吧?我带你先去吃饭。”

“江少,”沈诺忙哀求的看向了江余,现在唐笑笑还在警局里,她哪里能吃得下饭?

江余发动了汽车:“不差这一时半会儿,况且即便是要保释走手续也得明天了,今晚得委屈你朋友一晚上了。”

沈诺知道自己有求于人,也不敢再说什么。

江余带着她来了一家高档私人菜馆,营业时间很灵活,很适合他们这种富家子弟蹦完迪飙完车带着小女友出来吃个便饭,增进一下感情。

私人菜馆的位置还很偏僻,开了大约半个小时才到。

环境装饰的很雅致,包间下面甚至引进了活水,养着锦鲤。

江余点了一大桌子菜,即便是里面的素菜,一道菜也要二三百块,样子还挺好看。

“来!先吃饭!律师我也联系了,明天一早就去警局保释!”

沈诺看着面前精致的蜂蜜血燕盅,感觉有些恍惚。

眼前的富贵迷离自己不是没有拥有过,此时回到了三年前的那个世界里,即便是一瞬,也让她生出了太多的茫然。

江余吃过了晚饭,此时没有什么胃口,一样样给沈诺布菜。

他距离沈诺又近了一步,她主动给他打电话,还和他一起共进晚餐。

“你声带怎么回事儿?”江余似乎很执着于她的声音。

小时候他和沈诺玩儿,经常听沈诺唱歌,不得不说沈家把沈诺培养的实在是太好,人家也优秀,争气。

钢琴,国画,马术,古筝……

还有唱歌,沈诺唱歌很好听的,老天爷追着喂饭,有一把好嗓子。

沈诺扶着瓷盅的手指缩紧,还是沙哑着的声音道:“她们将我关在一个密闭的储物间,把我的衣服烧了塞了进来。”

江余的脸色沉了下来。

沈诺声音平静:“后来觉得这么玩儿不过瘾,把我拉出来,棉布卷成棉棒浇了汽油点着了,一根接着一根的塞进了我的嘴巴里,直接捅进了嗓子……”

“吃饭吧,不说了,”江余坐起身,表情有些破碎慌乱。

他下意识给沈诺倒了一杯鲜榨的果汁,抓着玻璃瓶的手微微有些发抖。

第33章

沈诺抬眸定定看着江余:“江余,我不是杀人犯,我没有推苏怡然,我……”

“我信你!”江余看着她,又重复了一次,“我现在信你,这件事我会帮你查清楚,我们一件件来。”

江余的一句我信你,狠狠击中了沈诺的心脏,那一瞬间,她觉得呼吸稍稍凝滞了一下。

即便是吊儿郎当没个正形儿的江余都相信她,偏偏那个人不信她的话。

从一开始,他就断定自己是那个恶人。

沈诺攥着手中的筷子,指关节都有些发白。

垂在桌子下面的左手,隐隐有些疼,尤其是到了天气变化的时候,带着点儿痒疼。

她看向了江余的视线有点点的复杂,江余被沈诺那双小鹿一样的眼神给萌到了,下意识抬起头揉了揉她干枯的头发。

“这几天我可能会忙,生意上出了点儿事儿,最多三个月,我带你离开海城,到了国外先帮你看看脸和手,声带上的毛病等过些时候再治疗,一起进行手术怕你受不了。”

只因为江余的一句我信你,她觉得自己真的应该相信江余,信他一定会将她带离这个活生生的地狱。

江余继续道:“我已经和国外的一家疗养院联系好了,那边对于植物人的治疗还是有些门道的,到时候我们将房子安置在那家疗养院的附近,也方便你去看看顾阿姨。”

“陆劲川虽然在海城一手遮天,可他的手也没有那么大,遮不到海外去,到时候等你的手恢复好了,我相信你的才华不会被埋没。”

“你朋友唐笑笑如果愿意跟着我们一起走,也可以带着,大家去了海外好有个照应。”

“对了,这几天你和你朋友就开始办护照吧,一些手续能办就尽快办一下。”

“这方面,你之前没少出国应该懂。”

沈诺心头渗出一丝暖意,点了点头。

这是对她最好的安排了,她现在不奢求什么,只求能带着她最在乎的人,活着,过平淡的日子就好。

她抬起头看向了江余:“江少。”

“别,你喊我一声江余吧,要么就像小时候那样喊我小鳄鱼哥哥也行。”

沈诺脸颊微微一红,小时候她不懂事,说江余就是一条江河里的大恶鱼,干脆就叫鳄鱼算了。

时过境迁,她的人生早已经变得面目全非。

第二天,江余陪着沈诺去了一趟警局,请的律师一看是江少出面,自然做事情也利索给力。

不到半天就和肇事对方谈妥了赔偿事宜,将唐笑笑从警局里保释了出来。

唐笑笑估计一晚上也没有睡好,浓浓的两个黑眼圈,还有额头,唇角的伤。

沈诺忙冲了过去,抓住了唐笑笑的手。

唐笑笑脸被破相了,额头划破了,幸亏伤口不是很深,唇角也扯破了,脸颊也肿,像是被人按住扇了耳光。

沈诺气得发抖,刚要说什么,被一边的江余拽了一把。

“出去说!”

沈诺抓着唐笑笑的手坐进了江余的车里,江余这些日子和唐笑笑也算是混熟络了,唐笑笑知道是沈诺求到了江余那边,让江余出面,她才顺顺利利出来了。

她执意要请江余吃饭道谢,她唐笑笑一向都是爱憎分明,讲义气的女孩子。

她欠了江余的,就得还人家。

唐笑笑选了一家蒸菜馆,铺面不大,可胜在还干净,要了一个包间,三个人还开了几瓶啤酒。

章节目录
猜你喜欢
  1. 蚀骨小说
  2. 陆先生小说
  3. 深情小说
  4. 先生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