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Home > 女生频道 > 现代言情 > 蚀骨囚婚
蚀骨囚婚

蚀骨囚婚 方元霜 著

已完结 方元霜段寒成 蚀骨 囚婚

更新时间:2023-02-20 16:30:41
升了顶层的房间,这里干净,环境舒适,同等的价格也昂贵。宋止敲门进来,手上拿着新鲜的骨头汤,方元霜坐起来一些,表情仓惶焦急,“……可以转病房吗?我不想住在这里。”这里一天要上千块,加之一些护理费怕是要过万,她怎么敢继续待下去。“不喜欢这一间吗?”宋止算得上是温柔化身了,以前只有宋止不辞辛苦车接车送她,...
展开全部
推荐指数:
在线阅读
章节预览

升了顶层的房间,这里干净,环境舒适,同等的价格也昂贵。

宋止敲门进来,手上拿着新鲜的骨头汤,方元霜坐起来一些,表情仓惶焦急,“……可以转病房吗?我不想住在这里。”

这里一天要上千块,加之一些护理费怕是要过万,她怎么敢继续待下去。

“不喜欢这一间吗?”宋止算得上是温柔化身了,以前只有宋止不辞辛苦车接车送她,她被段寒成拒绝,默默哭泣时也是宋止递纸巾给她,告诉她,她很好。

比任何女人都好。

方元霜咬着唇,“我想去普通病房。”

这里太贵。

不是她可以承担的。

“你受了很重的伤,在楼下对你养伤不好。”

宋止轻声安慰,“不用为钱担心。”

他不是段寒成,没有一个好的背景与家世,段寒成生在金融世家中,祖祖辈辈积攒下来的财富无法衡量,睦州这么多世家,真正与他段家齐平的少之又少。

段寒成有高傲的资本,可宋止也养得起元霜,将骨头汤喂下去,方元霜看到了宋止手上的伤,“这是救我那天伤到的吗?”

宋止一滞,没说实话,“是。”

站在门口,段寒成与周嘉也默不出声看着,方元霜撕开创可贴,替宋止贴住伤口。

“看来还真是让她误打误撞到一个好的。”

方元霜失踪,宋止第一个去找,为了她不惜得罪谷家与姜家,这种事原是几家人私下解决最好,他却报了警,以限制人身自由与虐待殴打罪告发谷薇与姜又青。

这种行为在段寒成看来是蠢不可及。

“等她们出来了,方元霜只会更惨。”

周嘉也轻耸肩,他才不在意这些,“更惨,那不是正和你我的意思吗?”

没敲门就走了进去。

方元霜是下意识缩了下身子,被谷薇与姜又青折磨,但在周家时,周嘉也没少欺辱她,恐惧是自然的。

“怎么样,身体好些了吗?”

宋止代替了方元霜回答,“好些了,还需要多休息。”

潜台词无非就是在赶周嘉也走,段寒成可以不将宋止当回事,周嘉也却不行,宋止对他而言算是顶头上司的心腹,再怎么样还是要尊重的。

周嘉也想要走近,被谷薇虐待的恐惧还没褪去,方元霜低头颤抖,宋止挡过去,遮住了周嘉也的目光。

他哼笑,“别装了,要是好了尽快出院,楚皎那边还需要人,她身体比你差多了。”

“楚皎?”

宋止并不知发生了什么。

周嘉也直接坐下,大摇大摆,“就是向笛的妹妹,向笛你记得吗?她的小提琴老师,被她找绑匪害死的那个女人。”

“小周总,元霜没有害死过人。”宋止是站在方元霜这边的,“有没有害死人是靠法官的裁决,而不是自己的猜测。”

“宋止,我对你好声好气是看在父亲的面子上,你真把自己当个东西了。”

宋止上前,正要辩驳,方元霜从后拉住他,身上骨头上还在剧烈疼痛着,却还是答应了,“这两天我就会去的。”

“去哪里?!”

周嘉也接了宋止的声音,“去给楚皎当保姆,伺候她,谁让她害死了向笛,让她当保姆都是好的了。”

走之前,他给了方元霜警告的一眼。

宋止斯文的面上含着愠怒,他回头,于心不忍道:“你分明没有……”

方元霜摇头认命,“算了,没人会信的。”

身上的伤还没有康复就被强行带走,名义上是伺候楚皎,可楚皎被段寒成安排住了出去,现在由周嘉也负责她的衣食起居。

在周嘉也手底下,方元霜没一天是好过的,他一边抽烟,一边将烟灰往地上磕,让方元霜跪着用手清理干净。

嫌她清理得慢。

周嘉也拿着烟灰缸,倒在方元霜的头上,当作是替向笛出气,“这里打扫干净了,去把地毯洗了。”

“……好。”

段寒成到时方元霜正在寒冷的洗衣房中,她半蹲在地上,膝盖触地,拿着小刷子,刷着地毯的污渍,一双手被冻得通红,纱布里的伤口都泡烂发白了。

不知哪来的怒气蹭得升起。

“好玩吗?”

他声音突兀,方元霜抬头,眸子像是水洗过,又亮又净,“段先生……”

“谁让你洗这个的?”段寒成语气没温度,不知为何,看到方元霜瘦弱的身子蹲在那里清洗地毯的样子就窝火,“楚皎?”

“不是。”

方元霜急着洗完地毯回去,宋止还在等着接她,她不想要惹麻烦,可段寒成是谁?他一眼就看得出来她是在撒谎。

抢过了她手上的刷子,段寒成快步上楼,刷柄握在手里,他都冷,她是怎么忍受下来的?

闯进楚皎的房间,周嘉也坐在床边的椅子上,正笑着说话,一把带着污水的刷子突然砸到脸上,他捂着脸站起来,“谁啊?!活腻了——”

段寒成没躲,接下了他的骂。

楚皎跟着坐起来,“……段先生。”

“你干什么,抽什么风?”一见是他,周嘉也态度转好了些,“这什么东西?”

急急忙忙冲上来,方元霜想要去捡刷子,屋子里的气氛却凝固着,楚皎下了床跑过去,她楼住段寒成的腰,声音黏黏糊糊,“段先生,你是来看我的吗?”

有她在,总不会弄得太难看。

方元霜默默退出去,解下了围裙出去,十分钟前宋止就在等她了,她得快些。

推开楚皎,段寒成留下警告言语,“别再将方元霜当成佣人看待,就算是,也只有我可以那样对她。”

周嘉也抹了抹脸上的水,看着段寒成的背影嘀咕,“吃错什么药了?”

楚皎想要去追段寒成,却没那个力气,她鼻尖微红,楚楚可怜望着周嘉也,“段先生不是来看我的吗?”

周嘉也捡起那把刷子,“这不是方元霜刷地毯用的吗?”

“元霜姐姐。”楚皎一下子更难过了,“段先生……是在为她出气吗?”

这怎么可能?

周嘉也否定得极快,“他可是巴不得方元霜去死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楚皎埋下头,欲言又止,她住在段寒成那里时,就察觉他看方元霜的眼神不一样了。

章节目录
猜你喜欢
  1. 蚀骨小说
  2. 囚婚小说
  3. 打怪小说
  4. 湘西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