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Home > 女生频道 > 古代言情 > 对不起本宫只想当太后
对不起本宫只想当太后

对不起本宫只想当太后 佚名 著

连载中 凌欢秦封宁澈 太后 本宫

更新时间:2023-04-14 17:26:14
“皇上,主子死得好枉啊,你可要为主子作主啊……”秦封闭了闭眼,过了好一会儿才看着叶兰冷声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叶兰垂着头,说道:“娘娘今儿个想要出来走走,正巧在这里遇到娴贵人便过来说说话,后来,后来奴婢便看到娴贵人想要刺杀主子,之后便和主子一起跌入了湖中……”...
展开全部
推荐指数:
在线阅读
章节预览

如兰宫。

秦封看着躺在榻上的凌欢缓缓开口:“告诉朕,娴贵人是如何死的。”

凌欢咬了咬唇,过了半响,才小声说道:“嫔妾不是故意的。”

“凌欢,朕不想当傻子!好端端的娴贵人为何要对你行凶?”

凌欢垂下头,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般滴落。

“你哭什么?”看着凌欢不说话,只是哭泣,秦封突然有些心烦意乱。

“皇上,嫔妾真的不是故意的……”凌欢抬起头,露出精致绝美的小脸,脸上挂着晶莹的泪珠,哽咽着道:“嫔妾在进宫前定过一门亲事,姐姐她,她用此事威胁嫔妾,嫔妾与她争辩了几句……姐姐的脾气不太好,嫔妾受了伤,在惊慌之下不小心拽到姐姐……”

“你定过亲?对方是谁?”秦封俊容微沉。

“是,是赵尚书家的二公子……”凌欢怯怯地说道。

“赵子轩?”

“是……”

“你心悦他?”不知为何,秦封的心口有点堵。

“没,没有……”凌欢有些小心地瞥了秦封一眼,:“这,这门亲事是家里定下的,嫔妾并没有见过赵公子。”

听了这话,秦封心里顿时舒服了,他仍然冷着脸,冷声哼道:“你还想与他见面?”

“不,不想……”凌欢垂下头。

“哼。”秦封冷哼一声,又道:“你既然定了亲,为何会进宫?”

虽然按规矩每三年各个大臣家里都会送秀女来选秀,可定了亲的女儿家是不必参加选秀的,更何况凌欢只是个庶女,在有嫡女在的前提下自然不必送庶女进宫。

“嫔妾是被嫡母和姨娘逼进宫的。”凌欢小心翼翼地看着秦封,咬了咬唇:“嫔妾虽然是被逼进宫,可,可嫔妾对皇上是,是真心的……”

“你真的一点也不喜欢赵子轩?”秦封不知道为什么,心里有点窃喜,他懒懒地道:“赵家二公子风光霁月,文采斐然,就是朕也有所耳闻,你就真的一点也不动心?”

“嫔,嫔妾只心悦皇上……”凌欢伸出手怯怯地拉住秦封的衣襟,急得脸都红了:“嫔妾真的只喜欢皇上……

“你不喜欢赵家公子,却为了他算计娴贵人?”秦封嘴角上扬,却仍然板着脸冷冷地说道。

“嫔妾没有算计姐姐,嫔妾真的不是故意的,嫔妾只是害怕,并不是有心的。”凌欢哭道:“姐姐威胁嫔妾,说要划花嫔妾的脸,嫔妾好怕……”

“你怕朕知道你与赵子轩定过亲的事?”

“嫔妾不想皇上知道,是怕皇上会嫌弃嫔妾……嫔妾也没想过姐姐会死。”凌欢梨花带雨地看着秦封。

“太医说,娴贵人是溺水而亡。”秦封淡淡地说道:“你与娴贵人一同落水,你没事,她却死了。”

“是我对不起姐姐……”凌欢垂下脸,轻声抽泣。

秦封静静地看着凌欢沉默不语,就在凌欢心里有些忐忑的时候,却听他说道:“朕姑且信你。”

凌欢不敢置地抬起头:“皇上……?”

秦封抬手拭去她脸上的泪水,叹了口气道:“娴贵人的死是她咎由自取,与你无关。”

“皇上……”凌欢猛地扑到秦封的怀里,放声痛哭,仿佛在瞬间将内心的悲伤发泄出来。

第97章夫君

秦封轻轻抚着她的秀发,动作说不出的温柔。

在凌欢侍寝之后,他曾经让人查过凌欢的身世,他知道她是西伯侯府的庶女,在府中并不得宠,常常被嫡母刁难,可他没有想到凌欢曾经定过亲。

按规矩来说,定了亲的人是不可以进宫的,他本应该追究西伯侯府的欺君之罪,可是想到眼前这个小女人差点就成为了别人的妻子,他心里就堵得很。

甚至有了不想再追究的想法。

罢了,侯府终究是她的娘家,西伯侯也算得用,看在她的面子上,这次的事他便轻轻揭过。

想到这里,秦封的脸色缓和了下来,说道:“都多大的人了,还那么爱哭鼻子,也不怕被人笑话。”

“这里又没有别人。”凌欢带浓重的鼻音,嘟囔道:“皇上不算别人。”

“你倒是嘴甜得很!”秦封唇角微扬,道:朕不是别人,是什么人?”

“皇上是嫔妾的夫君……”凌欢声音小小的,耳朵却羞得通红。

秦封一怔,一股莫名的感觉在心里弥漫,那样的感觉酸酸的又带着一丝甜意。

“你胆子倒是不小!”

夫君,除皇后,其余的嫔妃都是没有资格称他为夫君的,可眼前这个小女人却说,他是她的夫君,也不知道是大胆还是无知。

不过秦封并没有不悦,听着她软软地唤他夫君,心里痒痒的,忍不住伸手将她抱起来。

“皇上!”凌欢发出一声惊呼,紧接着又痛哼了一声,本来微红的小脸在瞬间白了下去。

“可是扯到伤口了?”秦封急忙将凌欢放回榻上,问道:“很痛?”

凌欢白着脸,委屈地点了点头。

看着痛得脸色惨白的小女人,秦封刚刚起的那点儿心思已经尽去,他有些狼狈地别开脸,道:“朕去上朝了,一会让太医过来看看,别胡思乱想,好好养伤。”

“嗯……”

凌欢目送他离开,直到他的身影彻底消失,这才缓缓地吁了口气。

算计娴贵人的事,是她太冒险了,可她却不后悔,她也没想过会完全将秦封瞒住,毕竟那并不现实。

当初她与赵子轩定亲的事虽然知道的人并不多,可知情人也不少,这件事情秦封早晚会知道,与其让秦封日后从别人的口中知道真相,还不如她由开始就承认,如此一来也算是过了明路,日后就算有心人想要利用这件事来算计她,秦封也不会相信。

至于算计凌娴的事,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承认的,她与凌娴同时落水,她没事,凌娴却死了,秦封自然会怀疑她,这也是她为何在落水后会用凌娴的金钗刺伤自己的原因。

她受了伤,秦封就算怀疑,也猜不到这些伤是她自己弄的,如此她才能彻底洗脱自己的嫌疑,让人误以为凌娴落水是个意外,并非是她有意为之。

她此举是极为危险的,一个不小心极容易被反噬,还好她这辈子的身体经过灵泉调理,力气也大了许多,所以她才敢冒这个险。

凌欢对自己下手极狠,虽然并没有伤到内脏,但也伤得极深,尤其是肩膀处的伤口,整支金钗几乎全根而入,现在金钗虽然已经被太医取了出来,可伤口太深,已经伤到了骨头。

摸了摸肩膀上包扎好的伤口,凌欢缓缓地吐了一口气。

皇上多疑,想要瞒过土并不容易,今日这一关她算是过了。至于日后,她自然会更小心,她可不想在儿子还没长大之前失宠。

秦封走了不久,林医正便来了,他给凌欢把了脉,又吩咐医女给凌欢换药重新包扎伤口,这才说道:“伤口恢复得不错,并没有大碍,不过娘娘还需要小心一些,最近这些时日还是不要走动为好,免得牵扯到伤口影响愈合。”

凌欢自然一一应下,又吩咐叶兰将太医送出去。

叶兰将人送出去,又转了回来,口中抱怨道:“娘娘就不能小心一点?万一伤口又裂开可怎么办?”

凌欢淡淡地笑了笑,道:“这不是没事么?”

“都伤到骨头了,还说没事?要奴婢说,你就不该让自己受伤。”叶兰没好气地说道。

凌欢沉默不语,她的手段是狠了些,可用这些伤来换凌娴一条命还是值得的。凌娴就像一条毒蛇,若是她不死,日后会给她带来极大的麻烦。

想到那些伪造的信函,凌欢心里就一阵庆幸,若是再晚一点,说不得那些信函现在已经落到了秦封的手里。

“主子,你下次可不能这样了。”

“嗯。”凌欢乖乖地应了。

同样的手段一次就够了,下次再用也不会有效果,反而会引起别人的怀疑。

明华宫。

如嫔懒懒地靠在榻上看书,大宫女青儿奉着茶走了进来。

“娘娘,清芯宫的娴贵人死了。”

“死了?怎么回事?”如嫔猛地抬起头。

“听说是溺毙的,好像与熙嫔有关,可事情被皇上封了口,再多的便打探不出来了。”青儿说道。

“熙嫔那边可有动静?”如嫔问道。

“奴婢听说熙嫔受了伤,如今正在静养。”

“熙嫔受伤是不是与娴贵人有关?”如嫔放下手中的书,淡淡地问道。

“应该是,不过在场的人都被封了口,奴婢也打探不出什么来。”

“娴贵人的贴身宫女呢?”

“自尽了。”青儿说道:“在娴贵人死后不久,被人发现在清芯宫里用白绫自尽。”

“死了?”如嫔脸色有点难看,问道:“东西拿到了没有?”

“没有,蔷薇被人发现的时候已经断了气。”

“呵!”如嫔冷笑一声:“这倒是巧了!主子死了,奴婢也自尽了,熙嫔倒是好手段!”

“娘娘的意思是……”青儿有些惊讶地睁大眼睛:“这些都是熙嫔做的?”

章节目录
猜你喜欢
  1. 太后小说
  2. 本宫小说
  3. 符师小说
  4. 二世祖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