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Home > 女生频道 > 穿越架空 > 穿成守寡老太后我凭空间开挂了
穿成守寡老太后我凭空间开挂了

穿成守寡老太后我凭空间开挂了 焦糖白桃 著

连载中 薛玉音秦瑚 太后 空间 开挂

更新时间:2023-03-28 14:08:17
现代年轻有为大好女青年薛玉音睁开眼,竟成为一个古代王妃!关键这王妃还是个极品恶婆婆!人人都知道老王妃薛玉音又蠢又坏不说,重男轻女,嫌贫爱富,败光了王府家财不说,为了点银钱生生逼死闺女!名声臭大街!薛玉引欲哭无泪。前世孤家寡人就算了,一朝竟还穿成了个恶毒寡妇!白捡一堆儿女儿媳,连孙子孙女都有了,直接一...
展开全部
推荐指数:
在线阅读
章节预览

第4章

“母妃,儿媳知道错了,求您救救宝常吧!”

薛玉音才净了手,便听见了秦瑚慌张的哭喊声。

她刚走出去,秦瑚一见薛玉音,立刻抱着沈宝常跪倒在薛玉音脚边,哭得喘不过来气:“母妃,是儿媳的错,我知道错了,你快救救宝常吧,这也是你的孙子啊!”

薛玉音并不意外,拿出早就备好的银针给沈宝常针灸。

扎完了针,她才悠悠瞥了跪着的秦瑚一眼:“老大家的,你说你错了,错在了哪里。”

秦瑚跪了好一会,膝盖都跪青了,心里委屈,脸上却梨花带雨地哭道:“儿媳不应该带着宝常去厨房拿吃的。”

薛玉音冷道:“那是药膳,给病人吃的,你当是什么好东西,样样都要挣一下,如今也是自找罪受。”

秦瑚嘟嘟囔囔,“儿媳只是觉得孩子还小......”

“那你可还小?”薛玉音却不像往常轻轻揭过,语气只重不轻:“孩子不懂事,你也不懂?”

秦瑚什么时候受过这等重话,当即脸臊成猪肝色。

薛玉音继续说道:“你身为大房长媳,合该作为这一家人的榜样,却带着孩子行偷鸡摸狗之事,我王府发家风都被你败光了。既然你教导不了孩子,等宝常身体好了,日后每日辰时让府中孩子去老三媳妇那里,接受教导。”

“什么?!”秦瑚倒吸一口冷气,当即意识到这是要分她辅助掌家的权力。

薛玉音不容置喙,这是她早想好了的。

秦瑚心存侥幸又惯会阳奉阴违,两个男孩有样学样,有他们娘作为保护伞,孩子不好教,得先把他们分开。

“所谓响鼓不用重锤,你该自己掂量掂量了。”

秦瑚哪还敢有二话,咬牙应了。

待王府大郎沈修弘一回来,秦瑚立刻憋不住了,抹着泪委屈道:“王府的钱财如今都是母妃在管,我想拿钱给宝常他们买点好吃的都不敢,如今母妃有了什么好东西的也没有我们一家的份,我就是觉得不公平。”

沈修弘叹气:“母妃也说了那是药膳,是宛秋她们补身子用的,一群女儿家喝的,你给男娃作甚,况且如今王府里生活拮据,便先忍着吧,她是母妃,你还是敬重她些。”

“我当然敬重母妃!平常都是她说一句我听一句的,只是你看看那二媳妇仗着肚子里有孩子,什么好东西都往她那里送,都快骑到我头上来了,你也不争气,明明是个当官的,却连自己当商人的弟弟都比不上!”

沈修弘无奈道:“修竹在外经商十分辛苦,王府如今都靠他撑着,多拿些好东西给自己媳妇有何不对?前两日他来家书,说马上回来了,你又何必在这个当口和他媳妇闹脾气。”

秦瑚知道这个道理,可就是心里不舒服,思来想去,她眼珠子突然转了一下。

次日午膳时,薛玉音刚入坐,却不见吴敬仪,疑惑道:“敬仪去哪儿了?”

沈宛秋瞅了一眼薛玉音,小声道:“二嫂嫂在浣衣房洗衣。”

“胡闹!快去把人叫回来用膳!”

薛玉音皱眉:“她还大着肚子洗什么衣服,府里的杂役呢?”

沈宛秋抿了抿唇:“母妃,我们府里的杂役都跑了。”

薛玉音回想了一下原主的记忆。

王府里现在确实没几个下人,不少人都受不了原主作威作福,加上她又时常苛待下人,原主的贴身丫鬟就是因为原主大冬天没有喝到暖和的茶,把她罚跪在院子里,直接跪折了一双腿,感染风寒去世了。

王府下人们吓得跑的跑,请辞的请辞,除了签死契的,一个也不剩下。

薛玉音用力拍桌,凤眼一眯。

“杂役没有了就去买,你们让一个身怀六甲的人去洗衣,传出去了别人会如何看待我们!”

秦瑚嘟嘟囔囔:“母妃,我们哪里来的钱买杂役啊?二媳妇怀上胎的时候,不也是干活的,这胎八成也是个没把的赔钱货,怎么就洗不得了。她又没生出个儿子来,有什么好矜贵的!”

薛玉音横了秦瑚一眼:“敬仪如今有身孕不能劳累,不买杂役,不如衣服你洗。”

秦瑚绞紧了手指,不敢顶嘴。

心里却越发不舒服,气得胸口起伏不定,越发坚定了心里的那个想法。

众人等吴敬仪来了之后才开始用膳,一顿饭吃得很多人心里七上八下的,寻思着薛玉音究竟是什么想法,怎么转变了这么多。

饭后,秦瑚找了牙婆来,带去见了母妃,退出去之后,走在路上东瞅西瞅,见四下无人,便偷偷溜进了厨房。

刚踏进门,秦瑚便闻到了药膳浓香的气味。

看来是母妃把药膳做好了放在了灶台上,准备放凉一些再给沈宛秋和吴敬仪拿去的。

这浓香直冲鼻子,勾得她肚子里馋虫直叫,偏偏她也怕乱吃生病,让母妃给看出来。

秦瑚越看脸色越扭曲。

凭什么!

她每日鞍前马后侍奉母妃,到头来大儿子被罚了,小儿子吃得拉肚子现在还躺在床上下不来。

反观蠢笨的吴敬仪却得了母妃亲睐,也不知道私下里究竟吹了什么枕边风,今天就给她点教训!

秦瑚到底不敢乱放,左右一看,悄悄切了点苦菜末放进去。

吃吃吃!我让你吃!

今儿就让你舌根子尝尝苦头!

厨娘得了王妃的命令来厨房端药膳,正巧看到了秦瑚从灶房出来,心里疑惑,但没多想,端起药膳便往二房去。

吴敬仪吃着今日的药膳,味道苦得舌头发麻,困惑道:“可是今日煮得久了?总觉得有些苦。”

厨娘小心翼翼道:“这是王妃娘娘的方子,可是娘娘亲手熬的,奴婢怎么敢擅动,二夫人要是嫌苦,奴婢下次帮二夫人问问,能否放些糖进去。”

吴敬仪皱着眉头咬牙喝完,把碗递过去,“不必惊扰母妃。”

母妃近日为了王府上下甚是操劳,怎么好再去让母妃费心!

厨娘点头应下。

......

薛玉音在院里打量着牙婆送来的杂役,忍不住颦了颦眉,杂役分明该是五大三粗的粗使婆子,却塞了些水灵灵的丫头进去。

薛玉音冷哼一声,坐在椅子上,下颚微抬,指出那几个丫头,冷声道:“这几个,哪来的送回哪去,我要的是洗衣做饭的杂役,不是赏花遛鸟的漂亮丫头。”

牙婆脸色为难:“王妃,这些都是您妹妹让送过来的,都送走吗?”

这些其实都是王妃妹妹挑剩下的,让送过来给薛玉音挑,不过大户人家的事,她也不敢置喙。

薛玉音皱眉:“我妹妹?”

那群丫鬟里有个眉清目秀的姑娘道:“王妃,就是您的妹妹玉玲夫人啊,玉玲夫人听说您房里的贴身丫鬟没了,便说送我过来伺候您。”

薛玉音一下子想起来了,是她的庶妹薛玉玲,骗了她的铺子庄子,将王府里值钱的东西都骗走,哄骗原主打骂下人,将原主嚣张跋扈的名声传播得到处都是。

她还没去找这个庶妹麻烦,她倒是先自己送上门了。

薛玉音冷笑一声:“用不着,我身边不缺丫鬟,你不如回去先问问我那好妹妹,什么时候把今年铺子赚的银子送过来的?”

薛玉音身着华服,姿容精致艳丽,凤眸一眯,压迫感十足,那小丫头顿时吓得两股战战,薛王妃,怎么和小姐说的不太一样,不是说只要是她不要的,她姐姐都会收下吗?

此时被遣回去,玉玲夫人交代的任务可就......

那小丫头还想开口,薛玉音凌厉的眼风便钉了过去,悠悠慢道:“管家,让人把这几个人赶出去,倘有人赖着不走,直接动手!”

管家闻言,忙将几个小姑娘赶出去了,怎么感觉这才落水以后,王妃气势更凌厉凶悍了。

薛玉音眼光毒辣,一眼挑中了几个手脚麻利的,又对着牙婆警告道:“往后再往这边送我庶妹那里不要的奴才,你以后也不用来了。京都里几家牙行,你不缺对家吧。”

牙婆额上冷汗顿时就下来了,忙跪下道:“王妃放心,小人记下了。”

薛玉音这才放过了牙婆,吩咐管家道:“张成,你为王府的管家,在王府也呆了许多年了,该怎么管教杂役,你应该知道吧。”

张成战战兢兢点头:“王妃放心,小人一定好好教导。”

次日一早,薛玉音刚醒,房门便被猛地推开,厨娘跌跌撞撞跑了进来。

“王妃!不好了,二夫人要没了!”

章节目录
猜你喜欢
  1. 太后小说
  2. 空间小说
  3. 开挂小说
  4. 神爸小说